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健康

独战星空第一百零七章水晶玉件

发布时间:2020-01-26 02:26:35

独战星空 第一百零七章 水晶玉件

陆xiǎo丹接过话筒,也是説了几句。

一个大蛋糕被摆在了大厅中央的桌子上,被凌心与陆xiǎo丹缓缓地插了上去,电灯熄了,看着凌心二女的俏脸,让已经走了过来的李昊心里面轻轻荡了一下。

“祝你生日欢快。”

唐菲菲轻声地唱了起来,其他人也是随着哼了起来,在生日歌声中,凌心与陆xiǎo丹吸了口气,将所有蜡烛全部吹灭了。

“凌心,xiǎo丹,祝你们生日欢快!”

唐菲菲大叫一声道:“我们可是有好多礼物给你!”

凌心轻轻地diǎn了diǎn头,闭上眼睛,低声地许起了愿望。

过了一会儿,看到凌心睁开了眼睛,唐菲菲问道:“许的什么啊?説出来,我们大家听听!”

凌心静静地摇了摇头説道:“説出来就不灵了。”

唐菲菲吐了吐舌头,双手拿了出来,便説道:“凌心,xiǎo丹,送给你们,祝你们生日快乐。”

“感激你!”

凌心与陆xiǎo丹异口同声道。

其他的人,也一个个送上自已的礼物,如同唐菲菲一样装了起来,直接将礼品盒打开。

那些打开礼品盒的,他们那样做,也是为了享受一下所有人惊讶的目光。

徐浩然走上前去,在李昊等人好奇的目光下,让人一看,便晓得里面装的正是戒指。

“陆xiǎo丹,祝你生日快乐。”

説着,徐浩然便将盒子打开了,一旁围观的所有人看后,有看到以后,眼睛却是一亮,不禁倒吸了口气。

徐浩然打开盒子,里面居然放着一枚钻戒,这一幕却是让在场的很多人倒吸了一口气,在场的所有人,皆是有头有脸人物,对于钻戒,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这等钻石堪称是天价之物。

徐浩然为陆xiǎo丹准备的礼物竟然是这个。

得知徐浩然来此的目的,特意送上了一枚钻戒,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再也没有离开那枚钻戒,为其光辉的光芒深深吸引住了,根本无法自拔。

陆xiǎo丹俏脸一红,美眸现在已经潮湿,她伸出了打颤的玉手,徐浩然为其带了上去。

不知是谁,发出了一道惊异声,带上钻戒的陆xiǎo丹,如同女神一样,整个人的气质刹那间升华,让人望而敬之,升不起任何侮辱之意。

“希望你能喜欢!”

随后,徐浩然又打开一个手饰盒,里面是一块美玉,美玉在灯光下,围观的所有人都是一阵惊异,终究这只是一次平常的生日而已,很多礼物虽然宝贵,不过价钱一样,都没有超过十几万。

徐浩然的这一出手,却是将很多人都比了下去,其中几个,对于凌心也有意的,更是心中暗恨自已怎么就不买个更好的礼物。

“心儿,这美玉是送给你的。”徐浩然笑道。

凌心轻轻地皱着眉头説道:“徐浩然,请叫我的名字凌心,还有,你的礼物太过贵重了,对不起,我不能收了!”

徐浩然脸色一僵道:“怎么能算贵重,只要你高兴,就算是花得再多,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柳清瑶咧嘴笑道:“徐浩然,既然凌心不收,你便收起来吧,凌心开不开心,那不是看送的礼有多重要,而是看送礼的人是谁,这么大个人了,这么diǎn道理都不懂。”

凡是那些没受到凌心邀请的人,在晓得凌心的话后,都把礼物收了起来,他们没想到,居然到最后是这种场景,深吸了一口气,徐浩然沉声道:“你真不收?”

“有些人啊,真是没脸皮啊,啧啧,能看到这种场景,此行不虚啊!”

李昊淡笑着説道,徐浩然的脸冷了下去,柳清瑶讥刺于他,他可以忍得下去,但是李昊的讥讽,他却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下去了。

“李昊,不晓得你送给凌心的礼物,又在何处呢?”

凌心出声道:“在我的身上,李昊早就给我礼物了!”

“早就给了?”

徐浩然冷笑一声道:“怕是礼物见不得人吧,不然的话,为何不大家一起送上礼物的时候送呢?”

见得凌心脸色微变,他更是肯定了其心中的想法,

“凌心,不如你将李昊送的礼物,拿出来给我们大家看法一下。”

此言一出,凌心,唐菲菲,柳清瑶都是纷纷色变。

凌心并没有打开过,怕是最大的可能这件礼物不贵重,她不想让李昊当众出丑。

“对不起,李昊送我的礼物,我只想一个人看。”凌心这话一出,脸色也是轻轻一红。

“凌心,你这太不给面子了吧,看一下礼物而已,又不会将礼物看跑了!”

人群当中,有人见凌心,对李昊的态度不一样,心中妒意,便帮着徐浩然説道。

“就是,李昊的礼物就算再贵重,但也不是见不得人吧。”又有人帮腔道。

柳清瑶怒吼一声道:“都给我闭嘴,凌心説了,不看就是不看,强求人家干什么?”

徐浩然冷笑一声道:“柳清瑶,你好大的威风啊,今日,我们还真非得看上一看不可,兄弟们説是不是?更何况,徐家与凌心有着从xiǎo订下的亲事,我与凌心才算是真正的一对。”

有人带头,那些人晓得柳清瑶身份不一样,很难对付,不过照常大声地説道:“是!”

凌心手足无措,目光望向了李昊,

“凌心,便给他们看下吧,估计你也没有看过我给你的礼物,在那之前,你可否答应我一个条件,即是无论里面是什么东西,你都不能不收,如何?”

凌心想了想,diǎn了diǎn头,在她眼里,就算那盒子里面的东西,还不如那盒子值钱,她也不会不收的,柳清瑶説的对,不是礼物价钱的大xiǎo,而是送礼的人是谁。

“哈哈,让我们试目以待吧,李昊,假如你的礼物价钱能达到我的标准,我就认怂了。”徐浩然笑道。

“我不会像你!”李昊淡淡地回应道。

徐浩然气得脸上通红道:“莫非你连这赌都不敢打吗?”

李昊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道:“何必逼着我要收下你认怂呢?”

李昊越沉默,徐浩然就越认定李昊心里害怕不敢打赌,哼道:“是个男人就应下,而且,我们要再加之一条,谁输了,谁就禁止再打凌心的主意!”

“我晓得自已的礼物,价钱必定超过你,我却不想和你赌。”李昊摇着头道。

“不要紧,哪怕你晓得你能赢我,我也赌了!”徐浩然冷笑道。

“你肯定要和我赌?”

李昊説道:“肯定了,毁约了怎么办?”

徐浩然指了指手中那块玉道:“毁约的话,就付出对方礼物价钱的十倍,这里的全部人都是证人,你照样是值得的!”

凌心着急道:“李昊,别和他赌!”

眼看着两人的赌约,凌心自然为李昊担心,立即开口説着。

“凌心,将李昊送你的礼物拿出来吧,我倒要看看他送了什么好东西。”徐浩然説道。

凌心望向李昊,见其diǎn了diǎn头,迟疑了一下,从凌心从口袋当中,拿出了李昊送她的那xiǎo木盒,xiǎo木盒还没有掀开过,因为xiǎo木盒是被一条彩带捆了起来的。

见到那xiǎo木盒,徐浩然先是轻轻一愣,继而爆笑道:“哈哈,李昊,这即是你送凌心的礼物?这个盒子价钱还真是不菲啊。”

此话一出,很多的人都是放声大笑。

柳清瑶在那么着急,见得李昊照常不动声色地站在那处,心里闪过了一个想法,莫非那盒子里面的东西,真的很宝贵?

想想李昊的神秘,越想越觉的有这种可能,其提起的心,便缓缓地放了下去。

“你现在就担心什么,盒子还没掀开呢,可能里面的东西,很宝贵也説不定。”唐菲菲见不得徐浩然他们那个模样,怒声道。

徐浩然笑道:“那便打开吧,我倒要看看,盒子里面能装有什么样的稀世之宝。”

“李昊。”

凌心迟疑了一会儿,他当然晓得李昊不简单,而且钱也很多,但是她对李昊会送给自已极好的礼物信心并不够!

“凌心,掀开吧,希望你能够喜欢。”李昊微笑着道。

可能是李昊的微笑给了凌心勇气,凌心轻轻地diǎn了diǎn头。

徐浩然很兴奋,数十双的眼睛,都是盯在了凌心手中的xiǎo木盒上边。

心里祈祷着,凌心缓缓地将那xiǎo木盒的盖子打了开来,一道淡蓝色的光芒,从盒内跃了出来。

“这是什么?”

所有人一愣,惊讶的望着盒子内的东西。

“该不会是冰晶玉件吧?”

不知是谁説了一句,其它之人纷纷拥护了起来,凌心拿出来一看,便发现盒中之物是冰晶玉件。

“好美!”

凌心痴迷的望着这具冰晶玉件。

“这不是凌心吗?”

唐菲菲一愣,望着这具冰晶玉件,发现与凌心很相似。

“哈哈,不就是个冰晶玉件啊,找人做的话,也不贵。”

徐浩然大笑一声,鄙夷的望着李昊,笑道:“这次赌约,大家都看到了,你可别耍赖啊。”

説着,便大笑起来,一些仿佛想要攀上徐浩然的青年,也纷纷拥护起来,一直沉漠不语的萧洪,眼中抹过一丝笑意,拍着徐浩然的肩膀説道:“好兄弟。”

凌心虽然对这冰晶玉件痴迷不已,可现在想起了那个赌约,却是紧张了起来。

柳清瑶等人同样如此,虽然好奇李昊是如何弄出这具雕像的,可现在赌约胜负已经不言而喻了。

“且慢,这可不是平常的冰晶玉件。”

“哈哈,笑话了,只若是冰晶玉件,便不如我那个值钱。”

説着,徐浩然便大笑起来。

“是这样吗?”

李昊嘴角一勾,淡淡的声音响起在房间当中道:“这个冰晶玉件不害怕高温,可以説,是一具永不消融的雕像。”

这番话却是让所有人一愣,当即便大笑了起来,为李昊这番自负的话语而大笑。

“李昊肯定是抽了,这天下上哪有不怕火的东西啊?”

所有人纷纷议论起来,眼中抹过了一些鄙夷之色,丝毫不相信李昊的这番话。

“凌心,你听一听,这种满口大话的男人,就应该好生説一下。”

説着,徐浩然笑道:“这假如真是不害怕火焰和寒冰,那就让我试试吧。”

听闻,李昊轻轻diǎn头,自信的一笑,然后便将冰晶玉件给递了过去。

当日,李昊与芷雅挂了后,却是突发奇想,用自己内力,外加上一部分星际神石,凝取出了这一具外表透明,栩栩如生的冰晶玉件。

曲江区人民医院
汕头华美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武汉妇科治疗方法
日照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