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大名县原县委书记8年敛财1亿谁是行贿者

2018-11-30 20:24:58

大名县原县委书记:“8年敛财1亿”,谁是行贿者?

原标题:“8年敛财1亿”,谁是行贿者?

等了一年半,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终于等来了他的判决: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1.01亿元,是县委书记边飞的涉案数额,这比原铁道部长刘志军的涉案的6460万还要多出3000余万元(6月25日《北京青年报》)。8年时间,敛财1.01亿元,平均每天进账3.45万余元,堪称“日进万金”。敛那么多财干什么?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人一旦被贪欲之魔附体,其行为就很难用正常的逻辑去解释,只能用疯狂来形容。贪官是如何炼成的?真有好好解剖的必要。

从判决书来看,边飞的问题出在其历任三个县县委书记之时。而这三个县里,就有大名县和魏县,这两个县分别出现在国家扶贫办2001年和2012年发布的两份“贫困县”名录之中。从相关报道所得,大名县2013年的财政收入只有7000多万元,边飞一年敛财就超千万元,是其几分之一,何其可观。许多经济理论和实证研究都表明,腐败具有多重的负经济效应——腐败将侵占公共支出,降低公共福利;腐败将导致财政赤字增加,阻碍社会资本积累;腐败将弱化公共政策,削弱投资效力。对于经济欠发达地区,主政官员的腐败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杀伤力”尤甚——本地资源本来就缺乏,官吏贪腐使得雪上加霜,“声名在外”,外来资本也不敢贸然进入,于是地方经济发展无望。

边飞的巨额非法财产又从何而来?判决书显示,2005年3月至2013年10月,边飞在河北省邯郸市魏县、永年县、大名县担任县委书记期间,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职务晋升调整、项目协调审批、工程承揽建设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卖官、批项目、家属承揽工程,几乎成了官员职务犯罪的“路径依赖”,只不过边飞条条皆沾。卖官涉及到官员选拔机制,批项目则是公权力过度介入经济问题,家庭承揽工程牵涉利益回避原则,其实并非没有相关制度,只是制度跑偏、对地方一把手约束乏力而已。如何合理设计,才能使公权力得到即时的、有效的制衡,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这个问题不解决,“老虎”打不完,“苍蝇”也拍不尽,“小官大贪”现象难以遏制。

在1.01亿元财产当中,接近6000万元是边飞受贿、索贿所得,接着问题来了:是谁给边飞行贿?他们从中获得了什么?有没有受到法律追究?值得深入追问。6000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决不是一位行贿者所为,按照受贿行贿同罪的法律精神,许多行贿者也已触犯刑律、构成犯罪。对这些人,司法是否也应该有所交代呢?追究受贿者,对行贿者法不责众,既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也不公平。也只有让法律硬起来,做到违法必究,才能有效约束受授双方,各自退回法律边界。

RHCE
塑钢草坪护栏
有线烟雾报警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