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体育

直面多极化转型的阵痛

发布时间:2019-11-10 20:59:57

直面多极化转型的阵痛

国际危机频发而解决能力不足,全球化持续拓展而多边协调困难,非传统安全问题增多而应对机制演进缓慢近年来,一系列国际热点令人们眼花缭乱。一系列难题的背后,实际上是世界格局转换带来的阵痛:国际危机的复合性特征使其更难以解决;大国关系三角化与新兴大国崛起使各国利益更难协调;全球化进程中的一些倾向,使既有的国际治理体系面临边缘化危险。越来越明显的多极化,在加速世界格局变迁的同时,也在催生出新的挑战与机遇。

国际危机背后的利益博弈

当今世界的动荡区域无疑是中东。叙利亚危机已经持续3年多,造成逾19万人死亡。由此引发的蝴蝶效应在伊拉克应验。借叙利亚边界失控之机,伊斯兰国横空出世,不仅将伊拉克拖入灾难的深渊,而且形成新的恐怖主义变种。再加上利比亚危机、巴以冲突与乌克兰危机,一系列国际危机不仅表明地区内部利益博弈的激进化,而且闪现着大国利益博弈的影子。

在暴力袭击、教派冲突和民族矛盾中挣扎的伊拉克,今年通过选举产生了新的议长和总统,正在组建新的政府。包括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在内的各派势力的妥协,对于应对伊斯兰国颇为关键,也弥足珍贵,但是他们所达成的微妙平衡能走多远令人担忧。

虽然动荡烈度不及叙利亚和伊拉克,但是在2011年卡扎菲政权倒台之后,利比亚也没能享受到新制度带来的阳光。分别代表世俗与宗教的两派力量展开博弈,不仅造成了多个短命内阁与政治纷争,而且难以避免地走到了内战边缘。关于国家方向的争论使利比亚面临着和伊拉克类似的分裂危机。

与这些事态相比,打打停停持续了几十年的巴以关系更是中东顽疾。在2008年和2012年发动铸铅行动和防务之柱两次军事行动之后,今年7月以色列再次发动护刃行动。截至8月26日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第四次谈判达成停火协议,持续约50天的冲突造成2100多名巴勒斯坦人丧生,1万余人受伤,近30万人流离失所。以色列方面则有69人死亡。

动荡带来的巨大伤亡和财产损失令人惋惜,而国际调解之艰难也令人担忧。在动荡事态面前,要么难寻调解者,要么因调解受挫或无力调解而频繁变化,要么明显拉偏架,使相关方失去了对调解者的基本信任。

总体来看,叙利亚的调停任务为艰难,在安南、卜拉希米调停失利之后,7月,潘基文任命意大利前副外长德米斯图拉为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再次调停叙利亚危机。巴以冲突调停固然艰难,但总算在埃及促成四轮谈判之后,出现了长期停火的迹象。面对乱上加乱的利比亚局势,西方国家纷纷向后退,调停任务同样落在了各个邻国尤其是埃及的头上。

值得关注的是,曾在历次中东变局中担当调解角色的美国,近年来影响力明显下降。出于自身利益考虑,美国扶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却没想到导致了伊斯兰国的出现。在平息伊拉克危机的过程中,美国在长时间观望之后才选择了对恐怖分子的有限军事打击。在巴以冲突调停中,美国作用平平。在利比亚内战危机面前,美国选择了撤离与观望。在叙利亚危机与巴以冲突中拉偏架的行为,严重损害了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威信。

此外,围绕着乌克兰危机的调停更像大国博弈的舞台。从基辅广场政变、乌克兰总统被废到克里米亚入俄、东乌克兰对抗中央,再到美国强加制裁、俄罗斯强力反制,从2013年11月至今,乌克兰危机已发生数次戏剧性变化,逐渐显露其争端本质。俄罗斯与西方国家都试图主导乌克兰国家方向,掌控这个关键的缓冲地带,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外部调停者本身成为直接博弈者,乌克兰僵局更加难解。

经济风险背后的战略分歧

地缘政治领域危机频现,世界经济领域也风云变幻。一方面,地缘政治风险本身成为世界经济面临的挑战;另一方面,多边贸易体制再次遭受重挫,方兴未艾的双边自贸协定正在削弱多边贸易体制演进的动力。

美欧与俄罗斯之间的制裁与反制裁,引发了贸易、金融与能源等多个领域的较量,严重威胁相关国家的经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宾塞近日发表文章说:政治不安全、潜在冲突和国际关系的扭曲正在日益对经济进展产生威胁,且程度比(金融)危机后的争论所预见的更大。种种地区冲突与不安全无疑都会给世界经济带来消极影响。

同时,世贸组织的历史性协定遭遇重创。7月31日,由于印度等成员拒绝签署,世贸组织(WTO)极力推动的《贸易便利化协议》未能在期限获得通过。该协议旨在削减通关成本,提高通关效率,是WTO成立以来重大的改革成果之一。协议的搁浅使多边贸易体制再次陷入信誉危机。

与之相比,全球自贸协定(FTA)谈判却相当活跃。正在谈判中的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以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正在成为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和规则制定的新平台。有专家表示,这些自贸区的新规则更加强调高标准、高水平,并将规则调整的范围从传统的边境措施向边境后措施延伸,试图在竞争中立、知识产权、劳工标准、政府采购、环境保护等议题上形成新规则。这标志着世界经济进入了从边境开放向境内体制性开放的新阶段。

直面多极化转型的挑战

地缘政治危机、经济全球化受阻,加上恐怖活动蔓延、气候谈判不畅、全球性公共卫生事件增多等非传统安全问题,意味着国际社会正在遭遇越来越多的全球性难题。但是,与之相应的国际机制并未取得同步进展。相反,已建立的一些重大机制开始受到影响,面临被边缘化的危险。比如近期因乌克兰危机而起的美俄交恶,开始危及苏联时期签订的关于销毁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中导条约》。而在美国两个跨洋协定谈判和一些发展中国家保护农业需求的挤压下,世界贸易组织正在被边缘化。

要理解当前世界面临的难题,必须追本溯源。

其一,地缘政治危机的复合性特征日渐明显,谋求共识与制度重建越来越艰难。就地缘政治危机而言,实现危机本身的和解或调停固然重要,但预防危机与支援重建更加必不可少。伊拉克与阿富汗的情况表明,支援重建进程往往需要相关方更加持久的耐心与精力。而危机地区存在的民族、宗教、文化等难以调和的矛盾,往往使支援重建远比想象中的更加困难。

在这样的复杂局势面前,危机调停者的作用越来越捉襟见肘。一方面,国际组织缺乏有效的调停力量,往往只能停留在推动谈判与具体议程的监管方面。另一方面,伴随着全球独超美国的力量收缩与战略调整,它主动从危机中脱身,由此留下的调解缺位由什么国际力量与机制来填补尚不得而知。虽然有些国家希望在国际社会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往往由于国力限制或经验不足,难以有效调解危机。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权力真空也是真空,要在危机调停中发挥重大作用、塑造危机事态的走向,除了作为重大利益攸关方的条件之外,还必须投入必要的外交、经济乃至军事力量,同时要具备一定的危机调解经验。

其二,大国关系显现新趋势,三角结构不断增多。比如在乌克兰危机中的美欧俄关系,亚太地缘政治格局中的中美日关系、中日俄关系,以及覆盖全球的中美欧关系等等。三角结构内部关系复杂,使国际协调更加重要,但要达成共识又远没有那么容易。伴随着美国将更多的国际转给盟友,国际格局多极化的特征更加明显。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如何构建公平且高效的多极格局,是整个世界面临的课题。

其三,外交公开化大趋势,使大国外交与国家利益日渐透明,国际博弈日趋激烈,而妥协越来越难。尤其是在国内选举压力的影响下,一些大国的对外政策更容易缺乏灵活性。

从根本上说,各种危机与困境是各国尤其是一些大国因国家利益而相互碰撞的结果。随着新兴大国的崛起及其诉求的多样化,国家利益的博弈格局更加复杂多元。这是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从不均衡向均衡状态过渡的必然过程。如何应对其间的挑战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新兴大国在增强自身影响力、提升话语权的同时,可以承担起相应的,尤其是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实现长治久安、经济繁荣,进一步推动国际秩序向着均衡化的方向发展,尽快度过多极化转型的阵痛期。(王鹏权)

饮食
手机知识
移民留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