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美食

我的堂哥

发布时间:2019-07-13 09:55:53

堂哥就读一个小县城里时是出了名的打手,就因读初中时,一个人单打了八个男同学。第二日便闹得满城风雨,全校皆知。后来大家给他取了个绰号——单挑王

从那以后,他便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有的同学畏惧他,有的同学向他献殷勤,有的同学追随他。就这样原本成绩优异的他,在尖子班里深受老师喜爱的他,开始了无拘无束,放荡不羁的学习生涯。

他是乡村里大家庭的孩子,家庭富裕而又有威望。大伯是一个院校的教授,也是一个出名的理论作家。二伯是村支书,父亲也是个乡村教师。家族与村里的父老乡亲对他从小就抱有极高的期望,大家期待着他考上好的高中,然后考上重点大学。但事以愿违,初中毕业时,他并没有考上重点高中,后来上了一所县城里普通高中。

在进入高中不久,便打了班主任和校警被勒令退了学,记得他退学那年,我见过他,那时他还很年轻。

我说:“哥,不读书了,以后怎么办。”

他笑了笑看着我说:“又不是只能在学校,才可以学到知识,我有的是胆量和智慧,以后可以做生意。”

时间如白驹过隙,七八年过去了。他并没有做生意,在他退学不久,在父母的包办下娶了邻村里的一个女孩,女孩长得不是很美,皮肤也有点黝黑,没有受过多少教育,是个勤奋的女孩。

在他们结婚第二年就去了沿海城市打工,两三年回来看一次父母。如今,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记得上次回来,已经是两年前。满脸髭须,蜡黄色的脸蛋,眼珠子也暗淡无光,显得非常苍老。

我跟他有一次简短的谈话,原本活泼,自信的他也变得少语了。

“哥,在外边的生活还习惯吧?”我看着他问道。

他并没有马上回答,过了许久,他看了看我说:”你还年纪小,有机会读书,就好好珍惜,多读点书总是有益无害的。后来他便沉默了。”

我跟他就这样静静站在他家的庭院里一颗杏树下,那时是冬天,树叶凋零了。寒风从西伯利亚袭来,我们的脸被冻红了,手在颤抖。那里曾经是我们村年轻人和孩子们经常聚在一起聊天的地方。那时,我们欢声笑语,他们年纪大一点的,就在那里划拳喝酒。而如今物是人非,大家都各奔东西了,有的在深圳,有的去了上海,去了浙江一带。有时逢年过节回来几天,便有匆匆茫茫的出去了。有的只是在微信上发个祝福语。

我们站了很久,后来他说了句:“明天我就要出去了,老婆一个人带两个孩子不容易。”就转身进屋去了。

时间飞逝,日月如梭。他退学那年我刚好满十一岁,每当我在学习上遇到不顺心事,我都会想起他,他就好像是我一盏灯,时刻提醒着我,别在重蹈覆辙他的路。

我的堂哥,如今,有谁会想起他曾经也出名过。

内分泌性不孕
哈尔滨的医院治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