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娱乐

骄偶 第二十章死了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7:31

骄偶 第二十章死了

“救上来了,快看”桥上有人喊道。“原来刚刚那小娘子是下水救人啊,不是自杀呢”有人补充了一句。这话音刚落,桥上围观的人群一阵静默。

有不少年富力强的围着看热闹的汉子们,脸不由红了起来。

长脸捕快的脸色也有些讪讪,忙指挥着身后几个弟兄赶紧往河堤去接应。

晨曦和萧景泰协力将落水的尸体拉上了岸。

在河里浸泡了冰冷的河水,上岸后又被冷风一激,萧景泰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脸色煞白,嘴唇青紫。

晨曦的体质比较特殊,这点儿寒冷,还是受得住的,只不过见萧景泰被冻得有些厉害,便朝一名捕快喊道:“萧郎君的外袍还在桥上,麻烦捕快大哥送过来好吗?”

长脸捕快看了晨曦一眼,眼中有难掩的惊讶,随后目光往下移,在她湿漉漉的襦裙上扫了一眼,忙又轻咳了一声,赶紧移开。

“某这就让人送过来”

萧景泰闻声看过来,这才发现晨曦单薄的紫色襦裙下水后,紧紧的贴在身上,玲珑无比的身段被勾勒出了绝美的曲线。

不知为何,这一幕的即视感让他觉得非常不爽。

不是因为对晨曦的不满,而是对那些管不住自己眼睛,不知礼义廉耻为何物的,围观过来的家伙们。

说实话,在河底快要力竭的那一刹那,他是心寒的。

桥上那么多个壮汉,眼睁睁的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在眼底转瞬湮灭,可他们却能如此无动于衷,委实让人无奈悲凉

萧景泰的眸光落在晨曦白净透明的面容上,而她似有所感,回过头来,朝他微微一笑。

那笑意如同旭日般,温暖而璀璨!

萧景泰下意识的走到她身边,用自己的身躯,挡在她的身前。

“辰娘子刚才的举动,实在是太任性了!”萧景泰冻得牙齿打颤,却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的训斥道。

晨曦一怔,在他背后偷偷做了一个挥拳的动作,撇嘴道:“我不下水,萧郎君能保证自己一个人将尸体打捞上来么?”

“尸体”萧景泰猛地反应过来,视线落在河堤石阶那具被河水泡得发白的躯体上。

“终究还是没能挽回她的性命么?”他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嘴唇微微翕动,眼底一片赤红。

“萧郎君你认识她?”晨曦一边拧着襦裙上的水,不解的问道。

“不认识!”萧景泰应道。

晨曦哦了一声,看了一眼河堤边的女尸,小声道:“她早就死了!”

萧景泰却似是听不见一般,伸手接过一个圆脸捕快递过来的深蓝色锦缎外袍,转身披在晨曦身上,道:“你身有陈疾,先披着,在下这就找人先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晨曦摆了摆手。

可萧景泰却没有理会她,径直拾阶而上,一双如墨的眸子闪着幽沉金芒,伸手握住长脸捕快的肩膀,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围观的人群自然不知道萧景泰对长脸捕快说了些什么,只看到长脸捕快脸色一变,旋即麻利的指挥同僚忙活起来。

晨曦抿着嘴偷笑,萧景泰端着架子行使自身权利的时候,强大的气场又恢复过来了!

所以说不管任何时候,自信,永远都是最迷人的魅力!

最先发现妇人跳河自杀的那几个目击证人被请到一旁做笔录,留下证词,签名画押。

另外,长脸捕快还安排了两名弟兄就地对尸体作了简单的检验,证明妇人确实已经气绝身亡后,又让人找来了担架及裹尸布,准备将尸体抬回衙门,确认好死者的真实身份后,通知其家属,再由衙门的仵作进行尸检。

围观的人群随着尸体的离开和现场的封锁,很快也疏散开了。

晨曦裹着萧景泰的外袍,迈着平缓的步履沿着秦淮河畔走着。

他把外袍给了我,那他自己穿什么?

瞧他那副样子,可比自己更加需要保暖啊

晨曦皱了皱眉头,寻思着是不是要往回走,将衣袍还给他?

打定主意后,晨曦果断的旋身,随后,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晨曦的面前。

是冬阳。

“咦,你怎么来了?”晨曦笑问道。

冬阳伸手挠了挠包着黑色璞头的脑袋,腼腆笑道:“郎君让儿送辰娘子你回去,额,对了,他交待儿先送辰娘子去回春堂给刘医生瞧瞧,怕你下了水后,又将旧疾给引了出来,那就麻烦了。”

让她去给地球大夫号脉?

那才真是麻烦呢!

“不必了,冬阳小哥替我向萧郎君道声谢谢,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还有,我家里也有也有药,回去服药就成了。”晨曦顿了顿,补充道:“倒是萧郎君他在水里泡的时间长,该让刘医生瞧瞧就瞧瞧,可别太大意了”

这可是个连普通的伤风感冒都能死人的时代啊!

冬阳有些为难的看着晨曦,劝道:“辰娘子还是听我家郎君的话吧,不然儿回去,不好交差啊!”

你只管自己交差,却不顾当事人的感受,真的好么?

晨曦扯了扯嘴角,指了指身上的外袍道:“两个选择,一,你现在就将这外袍送回去给你家郎君,说我用不着。二,我接受你的好意,让你护送回家,但是不去回春堂!”

“这,这是为何?”冬阳不解问道。

“上次我旧病发作,刘医生不也没治好我么?”晨曦卷翘的羽睫眨了眨,一脸‘你不是不知道情况’的样子。

原来这是信不过人家刘医生

冬阳微一沉吟,问道:“辰娘子你家里,真有备用的药?”

晨曦点头,问道:“成不成交?”

冬阳见她就势要脱下身上的外袍,忙脆生应道:“成交!”

“那走吧!”晨曦勉为其难的道。

若不是冬阳坚持要送她,她随便找个无人的地方,启动空间转移能量,瞬间就能回到家里,换下这身湿漉漉的粘得难受的衣裙

不过晨曦想到自己最近受创严重,异能时好时坏,也不定就能顺利施展,若是出了意外,被转移到其他不认识的地方去,那倒真是麻烦了。

想清楚后,晨曦这才又展开了笑颜,跟着冬阳一路往阡陌的方向走,那儿有他备好的马车。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苏州圣爱医院来院路线
贵州权威癫痫病医院
辽宁治疗龟头炎费用
河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