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科技

江山皇图第二章铁血大秦

发布时间:2020-01-25 14:58:16

江山皇图 第二章 铁血大秦

阳光雨露,鸟语花香,对每一个人都公平给予;欢乐喜悦,烦恼忧伤,却属于个别人私有。

生命,总是美丽的。

不是苦恼太多,只是不懂生活;不是幸福太少,只是不懂把握。回想起过去二十多小时发生的一切,秦风(韩均)终于明白人为什么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一个大活人莫名其妙消失了。

老爸老妈此刻肯定心急如焚,他俩含辛茹苦把自己培养成人,刚把毕生积蓄全拿出来帮自己交首付买婚房,正急着抱孙子或孙女,结果却要成为失独老人,真不敢想象遭受这么大打击,他们的晚年怎么过?

琳琳此刻一定急得团团转,从高中就好上了,大学虽相距上千公里,但彼此忠诚,相互之间的感情经历过时间和空间的考验,有过山盟海誓,约定要厮守终生,现在却要面对生离死别,她一定伤心、难过甚至绝望!

即将或已经失去的亲情和爱情,让秦风泪流满面、心如刀绞。

不行,不能就这么放弃。

既然能来到这个鬼地方,那为什么就不能回去。秦风擦干泪水,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回家的办法,一定要找到回去的路。

不管想做什么,活着是第一位的。

他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心情,半躺在冰凉的石床上,正打算分析处境思考对策,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殿下,殿下,我们该出发了。”

这座山上虽然没什么特别值得信赖的人,但也不全是要置他于死地的人。秦风不想让人起疑心,急忙翻身走出石屋。

一对少年男女站在门外,少年十五六岁,剑眉星目,英俊潇洒,但左脸上有一道显目的刀疤,看上去很坚毅并带着一股傲气;少女年纪稍大,十七八岁,眉目如画,容貌绝美,身材高挑,脸上一片恬静。

朝阳初生,二人都是白袍迎风,衣袂飘飘,显得卓然出尘。

“车梁参见殿下。”少年手抚胸膛,像边军一样行礼。

秦风摆了摆手:“青云山上没殿下,只有秦风秦十八,车师兄修为比我高,还是和徐师姐一样称呼我师弟吧。”

少年左手紧握刀柄,右拳猛拍胸脯,铿锵有力地说:“不管在边城还是在青云山,车梁永远是车梁,殿下依然是殿下!”

大秦帝国能在三大宗门打压下,一直传承到今天是有原因的。

按照倒霉蛋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千一百二十一年前,也就是大秦元年前二十一年,天南六洲几乎处于蛮荒时代。到处是沼泽、荒野或连绵几千里的森林,出没着各种猛禽走兽甚至妖兽,没有城池、没有官道、没有官府,不存在国家这一概念,人们以部落或宗族聚居,相互之间极少走动,连语言都不通。

北方蛮族大举南侵,不知多少部落血流成河,生灵涂炭,人族岌岌可危。

第一代秦皇原本是秦氏宗族的一个勇士,打猎回来发现村子被蛮族攻破,男女老幼、无一幸免。他立誓要杀光所有蛮族,率领一起进山打猎逃过一劫的族人开始报复。

几次袭击,伤亡惨重。

发现光凭自己的力量不够,他开始联络所有能够联系上的部落,于是组建起一支军队,并像滚雪球似地越打越多。人族大军在他率领下,用十七年时间把凶残的蛮族赶回北部荒原,紧接着,用四年时间一统天南六洲。

他拯救了整个人族,建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帝国。

他修城池、筑官道、设官府,统一文字、语言、钱币、度量衡,带领人族迈进一个新时代,立下千秋功业,连最痛恨他的宗门老怪都承认他是一代明主,一代人杰。

铁血大秦,是用血肉建立起来的。

直到今天,边军将士仍驻守在北疆二十六个边城,一代一代,前仆后继,与蛮族浴血奋战。

大秦帝国四十四代皇帝,登基前全上过战场。千百年来,马革裹尸的皇族皇亲数以万计!作为一个边军子弟,车梁岂能像那些来自修炼家族的外门弟子一样对殿下不敬。

徐黛不是边军子女,也不是官宦之后,更不是皇亲国戚。

之所以一直处处维护秦风,完全出于对皇族的尊敬,她多少知道一些宗门与朝廷的恩怨,轻声道:“车师弟,别为难殿下了,去找墨灵草要紧。若再找不到,甘执事又要罚殿下去做苦役。”

外门弟子每月要完成一件宗门任务,任务大多具有一定危险。秦风后天二重,说白了就是一个刚开始修炼的凡人,根本完成不了采二十株墨灵草的任务。

活下去就得当缩头乌龟,秦风不怕做苦役,但非常想去青云山脉深处看看。毕竟想这个鬼地方必须要有一个逃跑路线,平时不许下山,不借做宗门任务的机会下山勘察一番怎么行?

他微微点了下头,回屋拿起青钢剑,跟着二人往山脚走去。

快走到山谷时,五六个少年拦住三人去路,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用轻蔑的眼神紧盯着秦风,讥诮嘲讽道:“哎吆,这不是十八殿下么,大秦皇族全是英雄豪杰,只会站着死,不会跪着生,怎么找几株墨灵草都要人帮忙?”

一个小屁孩,居然学人家搞什么激将法。

秦风既不会上当受骗,更懒得跟他计较,像什么都没听见一般准备绕开。

车梁血气方刚,哪里忍得住,脸上顿时痉挛了一下,锵一声拔出刀:“滚开,不想死全给我滚开!”

车梁修为不过后天七重,但连后天大圆满的大师兄都不敢小视。

边军子弟,一旦动起手就是以命相搏,以伤换伤、以命换命,从来不给对手留余地,同样不给自己留余地。只要挑战过他的人,无一例外非死即残,师兄弟们在背后都叫他“疯狗”。

欺负大秦皇子,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的。

在秦风身上已经找到了成就感,慕容真不想跟“疯狗”一般见识,侧身道:“请,祝十八殿下马到功成,顺利完成宗门任务。”

“借你吉言。”

秦风笑了笑,跟着徐黛和车梁二人扬长而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一个少年一脸不屑地说:“没想到徐师姐会贪恋世俗的荣华富贵,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一个废物,要不是运气好生在帝王家,连给本少爷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

废物,一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人家是雷灵根,修炼资质百年难得一见,要不是出生皇族,宗门一定会当核心弟子培养;要不是出生皇族,对宗门威胁太大,本姑娘能整天盯着他?

夏青霜暗骂了一句,身形一闪,从一棵古树上掠了过去,正在背后议论秦风和徐黛的一干少年竟对此浑然不觉。

……………………………………

PS:上一本书实在无法继续上传,不得不大纲式结尾。

事不过三,这一本可尽情发挥,绝不会再虎头蛇尾,泪求新老书友点击、收藏、推荐支持,拜托了!

柳州市潭中人民医院
深圳市妇幼保健院福强院区怎么样
常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苏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南充中医牛皮鲜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