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科技

狼血神探二百五十章一秒决生死

发布时间:2020-01-25 17:49:05

狼血神探 二百五十章 一秒决生死

听到舞女的惊叫声,墨菲和伍德一起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到周围的所有人都转向了那边,墨菲急忙拉着伍德挤过人群来到事发的地点。请大家品酒馆大厅中心被酒徒们围成一圈的地方,一个舞女跌倒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脸发出呻吟,一只酒杯倒在她的脚边,杯中的酒洒了一地。

“怎么回事?”墨菲诧异的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罗格的身影,他正准备转身离开人群寻找罗格,冷不防一把刀柄闪烁红光的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血影匕首?”墨菲诧异的侧过脸望向匕首的主人,他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和墨菲站在一起说话的断罪者公会会长伍德。

“没想到吧,冒险家先生?”伍德用血影匕首架住墨菲的咽喉,另一只手卡住他的手腕,阴声冷笑道:“很可惜,你认错人了!”

“你说得对,他认错人了,但我没认错!”伍德话音未落,另一个声音回响在他的身后,羽翼光刃闪烁的红光闪现在伍德的咽喉处,罗格的脸从他背后缓缓的露了出来。

“噢,孤狼,你还是那么令人厌烦!”伍德憎恶的回头看着罗格,罗格向他耸了耸肩说:“说的没错,我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烦你,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用刀顶着你的脖子。”

“你认为这样能够杀死我吗?”伍德冷笑着摇了摇头,嘲笑道:“不,这样的武器对我是没有用的,你懂我的意思!”

“它当然有用,它可以割下你的脑袋,我想你还不至于能够在我拔出银剑之前,把脑袋长回脖子上,”罗格说着贴近伍德,得意地笑道:“所以,你懂得!”

“但你恐怕没有机会拔出那把剑了!”伍德张开嘴,露出四颗锋利的犬牙,向罗格低吼一声说,与此同时,一只锋利的爪子顶住罗格的颈动脉,罗格镇定的回头看了一眼爪子的主人,酒馆老板凶狠的脸映入了他的眼帘。

“看样子,我们人齐了?”罗格微笑着扫了一眼三人问。

“还有什么遗言吗,孤狼?我会帮你传达给伊丽莎白殿下的!”酒馆老板气势汹汹的凝视着他说。

“有!”罗格不慌不忙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面带忧色的墨菲,仰起头大声说:“不是所有的尖刀都可以击穿顽石,不是所有的尖牙都能够战胜羽毛!”

在场的人被他这两句莫名其妙的话弄得愣在了原地,只听罗格大喝一声:“好了,是男人就不要怕死,动手吧!”

话一出口,他身后的酒馆老板挥动利爪刺向他的动脉,不料罗格头上的黑色宽边帽突然冲天而起,黑色的小猫头鹰从里面飞身而出,双眼射出的定身光束顿时将酒馆老板定在原地。

几乎就在同时,罗格左手的羽翼光刃从伍德的脖子上呼啸而过,伍德手中的血影匕首同时划过墨菲的喉咙,一秒之间三个人和一只小鸟同时出手,电光石火之间,又都恢复了静止。

“不!”伴随着一声少女的惊叫,周围的人群消失了,灯火通明的酒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黑暗寂静的豺狼军营,墨菲静静地站在原地,身上的衣服已经化作大理石,坚硬的衣领将血影匕首的利刃阻隔在咽喉之外。

在他的身后,“伍德”已经化作了暗影斥候莱恩,他的脖子上有一道红色的血线,头颅缓缓的从割裂处滑落下来,滚落在地上,身体随之瘫倒在罗格脚下。

站在原地的罗格,颈动脉旁的利爪距离跳动的血管只有毫厘之差,小猫头鹰莉莉丝飞腾在他的头顶,而他的黑色宽边帽已经掉落在地上。

当闪动着血红魔翼的诡术侍女安妮挣脱了莉莉丝的定身光束,利爪刺向罗格的脖颈,罗格的身影早已脱离了她的攻击范围,只留下一道残影,还有她面前身首异处的莱恩。

“不,哥哥!”看到地上莱恩的尸首,安妮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号,而罗格早已拔出背上的银剑扑面而来,安妮闪身急退,剑刃的银光从她的面前划过,将她那一排血红的指甲齐齐切断。

“孤狼,记住这仇恨,我必定会让你们十倍归还!”吸血鬼萝莉憎恨的声音回荡在豺狼军营上空,身影消散在暗红色的血雾之中。

“我会等待你的复仇,就像等待其他复仇者一样,那是我一生都在做的事。”罗格平静的凝视着安妮消失的方向,将手中的银剑抛向莱恩的尸首,冷冷的说完这句话,那尸首已然化为夜风中的灰烬,飘散无踪。

“谢天谢地,真是太惊险了。”墨菲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走上前对罗格说。

“你会习惯的,兄弟,做我这一行天天都在经历这种事。”罗格拔出插入地面的银剑,拍了拍墨菲的肩膀说。

“就是,坏狼天天都要麻烦我,还不给我奖励!”小毛球落在罗格的肩膀上诉苦道。

“你不是干掉了一只坏蝙蝠吗?又有机会可以吹牛了,这就是对你最好的奖励!”罗格收剑回鞘,回头朝莉莉丝扮个鬼脸说。

“你是怎么辨别出莱恩的身份的?”墨菲好奇的跟上来问。

“靠那杯酒!”罗格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不远处倒在地上的那个人,“你应该还记得那酒馆只是个幻象,他们不可能有真的酒,所以那杯酒是什么?我的鼻子告诉我,那是血!”

“吸血鬼天生对鲜血有渴望,哪怕是他们自己的血也会激发他们的渴望,所以当那些血被泼在地上,味道向周围扩散,嗜血的渴望就会激发他们的攻击性,你明白了吗?”罗格回头略带挑逗的朝墨菲眨了眨眼睛说。

“原来你是拿我当诱饵!”墨菲恍然大悟,心里不免多了一丝不快。

“我有把握你不会受伤,兄弟,不过我们的这位老兄就没有你那么幸运了。”罗格走上前扶起倒在地上的人,墨菲记起他就是刚才倒地的舞女,而此时他看到此人的白衣服上沾满血污。

“嘿,伍德老兄,你的脸花花绿绿的挺好看的!”罗格把伍德从地上扶起来,看着他被自己打得发青的脸说。

“孤狼,我就知道遇到你准没好事!”伍德咬牙切齿的推开罗格,气恼的看了一眼身上被弄脏的衣服,恶狠狠的瞪了罗格一眼。

“那我只有说声抱歉了,好在这次的生意并没有奖金,我们也就不必计较抢生意的问题了!”罗格笑眯眯的从伍德面前走过,把脸贴近他低声笑道:“说真的,老伙计,我以前还真没想到,你做舞娘这么妩媚!”

伍德听到他的话挥拳就打,罗格却早已闪身溜到了墨菲身边,伍德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大声说:“但愿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说完转身向大营外走去。

“嘿,老朋友,感谢你的坦诚相待!”罗格望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你,最好不要再招惹伊丽莎白的部下,如果你还想多活几天的话!”

伍德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恶狠狠的回头瞪了他一眼,快步消失在夜色之中,罗格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说:“我猜我只是在浪费口舌,他是不会听我的劝告的。”

他回头看了一眼墨菲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兄弟,要知道那个舞女是真正的伍德并不难,不是每个人都会满身大蒜味的!”

他莞尔一笑,迈步跟随伍德的脚步向军营外走去,背后的墨菲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正准备迈步跟上去,忽然看到罗格回过头来向他伸出一根手指说:“我知道你还有一个问题:我是怎么知道你刚才想问的那个问题的?”

墨菲愣愣的看着他,只见他狡黠的一笑,耸了耸肩说:“因为,你大概也没有别的问题可问了!”

说完他转身挥了挥手说:“走吧,兄弟,天快要亮了,我们也该回去向安东尼奥大团长报功领赏了!”

“功劳都是我的,大团长的奖励必须给我!”小毛球扑腾着翅膀叫道。

“真是个贪天之功的小贪鸟,没有我的英明指挥,哪有这场胜利?”

“你哪有指挥?大笨狼!”

“当然有,我给你和墨菲说的暗语难道不是英明指挥?”

“才不是,我才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鬼东西!”

“所以说你又贪又笨,小笨鸟!”

“我才不笨!我是聪明的小鸟!”

看着前面斗嘴不休的罗格和莉莉丝,墨菲忍不住露出了微笑,他的脑海中不禁映出了凯瑟琳的笑脸,一种见到她的迫切感油然而生,他疾步赶上他们大声问:“嘿,原谅我打断一下,我们不必用腿走回去吧?”

……

当小猫头鹰载着罗格和墨菲飞回半人马营地,天色已经大亮了,小毛球降落在营地中心,把他们放下来变回原样,然后打了个哈欠飞到罗格的肩膀上。

“怎么这么安静,人都去哪儿了?”罗格环顾周围寂静无声的营地,除了半人马们留下的草棚之外,周围看不到一个人的踪影,甚至也没有意思声音传来。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墨菲疑惑的环顾四周说。

“往前走走看,按照原来的计划,她们不应该离开这里,我们说好了在这里会合的!”罗格一边说一边迈步向营地深处走去,墨菲紧跟在他身后警惕的关注四周。

突然,一个人从一个草棚里冲出,上前一步飞身将罗格扑倒在了地上。

ags:

北京德胜门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承德市口腔医院
福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济南知名白癜风医院
鄂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