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养生

男子一遍遍講戀愛往事喚醒昏迷三個月女友

发布时间:2019-06-05 22:13:17

  男子一遍遍讲恋爱往事 唤醒昏迷三个月女友

  男友一遍遍给她讲恋爱往事 终于,昏迷三个月的她手指动了下 他说,不管是瘫是痴,只要她活着,我就陪着她本报驻台州 陈栋“小梅,你还记得那次我们一起去长潭水库吃鱼头吗?你一个人就吃了半条,把我都吓到了呢……”“小梅,你喜欢叫我猪岚,因为‘猪栏’的同音嘛……”“小梅,你记不记得,我们说好的,今年过年就回老家结婚、生孩子。我们自己造个新房,好好过日子……”爱情片经典桥段,在台州市人民医院病房真实上演:贵州小伙沈岚给病床上的女孩按着脚,嘴里说个不停。女友注视着他,静静地听着,偶尔动一动手指,大概是表示赞同。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杨明说,每次看到这样的场面,他的心里都暖暖的。8月29日,李梅(小梅全名)因车祸重伤被送来时,“瞳孔已放大,左脑损伤严重,还压迫到了脑干”,一度下了病危通知书。3天手术后,命保住了,但有很大可能成为植物人。这以后,每一天沈岚都来给她擦洗、按摩,一遍遍地叫她的名字,一遍遍地讲述两个人甜蜜的恋爱往事。终于,在12月1日这天,他看到李梅有了反应。女友曾不顾父母反对跟着一无所有的他闯荡沈岚身高一米六几,眼窝凹陷,显得有些憔悴。傍晚5点左右,沈岚看着医生将营养餐从小梅的鼻管里送入后,开始为她活动身体,清理屎尿。忙完这些,他才缓下神来,接受的采访。沈岚与小梅都是贵州人。沈岚是2009年来到台州黄岩打工,一年后小梅来到黄岩,在一家加油站工作。2012年的7月,沈岚去给摩托车加油,两人聊了两句,相互留了,从此开始交往。那年沈岚26岁,小梅19岁。两人经常结伴出行,一起爬山,一起游玩。台州好些景点都留下了他俩欢快的笑声。2013年3月份,两人一起回了趟老家,见了彼此的家长。沈岚的父母看到小梅,满意得直点头,但是小梅的父母见了沈岚,却很不满意,主要是嫌他穷。随后,倔强的小梅告诉父母:“不管沈岚穷不穷,我都愿意跟着他。”沈岚说,听到这话,他当场落下眼泪。“我当时就在心里发誓,既然小梅选择我,那么我永远也不会放弃她。”沈岚说。两人回到黄岩,住在一起,省下一笔房租。住的地方离小梅工作的地方有些远,沈岚省吃俭用给她买了辆电瓶车。沈岚上晚班,白天睡觉,小梅则是上白班。小梅每天中午都要赶回租住的房子,给沈岚带饭,两个人一起吃饭、聊天。每月只有两天,两个人同时休息,常常是甜甜蜜蜜结伴出游。女友给他送饭,途中遭遇车祸医院曾下病危通知书8月29日,沈岚记得那天是星期五,因为接下来的两天正是两人共同的假期。那天中午一起吃饭,话题自然是去那里玩。吃好饭,定好出行计划,小梅收拾了一下房间,就骑电瓶车回公司上班了,沈岚则继续睡觉。正在他睡得迷糊时,响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这边是交警队,李梅刚刚出车祸了,你快到事故地点来一下。”沈岚赶过去,可事故现场只有一大滩血。几乎是同时,又响了:“你是李梅的亲友吧?马上到人民医院,来见李梅一面。”“轰”的一声,沈岚觉得自己的脑子几乎炸了,他说他当时重重扇了自己几个耳光:“要是没给她买电瓶车,就不会出事了……”跑到台州市人民医院,沈岚看到了正在抢救的小梅。医生拿来病危通知书,他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救救她!……”手术接连做了3天。医生告诉沈岚,手术比较成功,“但还没脱离危险,另外,李梅就算能活下来,变成植物人的可能性也很大。”“相比前几天的病危通知书,这个消息已非常好。”沈岚马上说没事没事,人能活下来就好,我愿意照顾她。他去单位请了长假,到医院照顾小梅,“人在重症监护室,每天只有固定时间可以探视,其他时间就筹医药费”。他一遍遍给她讲恋爱往事终于,她的手指动了动一到探视时间,沈岚就忙着为小梅清洗身体,活动四肢,做一做按摩。手上忙活着,嘴里不停地和小梅说话:“我给她讲我们一起去郊游的故事,还有我们的承诺,我反复叫她的名字,我相信她一定可以听到我的声音。”小梅的眼睛半张开着,茫然地望向远方,眼珠一动不动。同病房的病友家属雷大姐说,沈岚简直是台复读机,说的这些话他们都快可以背出来了,“这小伙子真是痴情,我们听着都要掉眼泪”。可是,一天又一天,不管沈岚说得多投入,小梅还是没有反应。钱江晚报问沈岚:“这段时间你害怕过、绝望过吗?有没有想过她永远不能醒来?”沈岚:“我一直都有信心,我早已想好了,只要她活着,无论是植物人,还是瘫痪,我都陪着她。”直到12月1日。“我像往常一样和小梅说话,突然发现,她似乎有了反应!”这一次,小梅似乎在看他,“我忙喊她名字,她的手指动了动,眼睛一直看着我,还轻轻眨了下。”“醒了醒了!”沈岚也不记得自己当时是哭是笑,感觉自己要飞起来。医生过来一检查,眼睛顿时有了光彩:“奇迹!真是奇迹!”女孩的恢复并不乐观他说,只要她活着,我就陪着小梅能恢复到那一步?杨明医生一脸凝重:“伤得太严重,要完全康复几乎不可能。她的智商目前只有五六岁小孩水平,就算再好转,也不可能有太大提升。她以后也不大可能自己站立行走了,长期要人照顾。”不过,沈岚觉得这没什么:“只要她活着就行,不管能否康复到原来的样子,我都会照顾她一辈子。”他打算,等小梅好转些,就带她回出租房,打工赚钱养她。本来,沈岚打算过年时和小梅一起回老家完婚的,“这几年辛苦打工,拼命攒钱,积了几万块,想回老家建个新房子。小梅说,她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小窝嘛。”现在看来,建新房的计划要搁置了。杨明医生说,李梅的后续治疗费用大概还要20多万元。“按照事故认定,小梅和事故车所属公司平分,对方一共付了19万元。”但这些钱远远不够,“我多次向对方求情,求他们多付点钱,但他们也实在帮不上忙。”沈岚的积蓄用完了,朋友能借的也都借了。“借了钱,没几天就用完了。我爸妈把自己全年种的粮食都卖了,养的鸡鸭牛羊也全换了钱。小梅爸妈的家里,能卖的东西全卖掉了。”沈岚说,现在他主要是筹集医药费。沈岚说,医院已很照顾,只要拖欠不超过1万,就不断药,“杨(明)主任和同事们还给我们捐款,他还打算帮我们向卫生局申请更大的透支额度。”结束采访,沈岚要走了钱江晚报的。很快,“嘀”的一声,好友验证请求过来了,点开一看,上面还有沈岚的签名:“有爱,有,为爱痴狂。”

痛经小腹胀痛治疗
为什么会经前小腹胀痛
月经量多是不是有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