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军事

作为女配的自觉 第八十八 真相二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8:04

作为女配的自觉 第八十八 真相二

空旷的地下城,潮湿的空气黏哒哒的,青骓能够听见心脏鼓动的声音,内心有祈求的声音,说吧,说什么都好,只要不沉默。

御寒天狭长的双眼紧紧捕捉着她的面部表情,终于开口,“我能看见。”

“什么?”青骓不明所以。

“我能够看见,浮动在你识海的那个条形东西,它会发出声音,它是你回去那个世界的筹码,对不对?”

从他开始说话的那一刹那起,青骓的身体就抖个不平,害怕、恐惧以及不知所措的情绪一起涌上心头。

步伐踉跄的往后退,御寒天默默跟上,始终与她保持在两步距离,他的面色悲怆极了,而青骓却没看见。

良久,她艰难的吐出,“什么时候?”

御寒天轻柔的抓住她的手腕,“先离开这里,稍后我再告诉你。”

青骓猛地甩开,反手给了他一巴掌,嘶吼道:“我问你是什么时候!”

他定住,目光沉沉,“斗阁,那老头将我法术封印之时。”

“那么早,居然那么早就知道了。”

青骓想哭又想笑,忽然疯狂的冲上去,拼尽权利捶打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是想要回家而已,你亲手毁了我!”

御寒天一动不动任由她发泄,在她体力不支渐渐往下滑落的时候把她抱在怀里,抚摸着她的面颊,轻声说:“抱歉,你回不了家了。”

昏过去的一瞬间,青骓想杀了他。

奢华的房间中,御寒天以手支颐,风卷入房内,吹得帷幔轻轻鼓动,他伸手一抚,窗户轻轻合上。

烛火跃动,他伸手拨了拨,火苗****着修长的指间,应该是疼的,他却无动于衷。

床上的人发出一声呓语,他起身踱步到窗前。

低头,墨色长发自然垂到锦被上,床上的人皱着眉头,再发出一声呓语,声音痛苦。

他伸手,被烛火灼过的指间抚平她紧皱的眉头,可一旦他离手,舒展开的眉头又紧紧锁起来。

“梦到的是我么?”他轻声呢喃,低头吻着她的眉间,温柔而小心翼翼。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熟睡的人翻了一个身,面朝里继续睡去。

他的手落在半空,本是想抚摸她的面颊,最后变成帮她掖好背角。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心如磐石,变得冷血暴戾,大概就是知道面前这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回家开始的吧。

那日,铁链穿过我的肩胛骨,能够感觉得到丹田的灵力被疯狂的吞噬着,巨大的疼痛让我两眼发黑。

噬骨的疼痛让我下意识追寻那一抹青色的身影,看到老头想伤她,便恨不得把那人粉身碎骨。

就在法力被疯狂抽干的时候,我隐约看到一个奇怪的东西包围着青骓。

那东西闪着金光,形状为长方形,颜色分为红金两色,红色明显比金色多了很多。

原本只是模糊一片,后来越发的清晰,本以为是要害她的法术,却隐约觉得不是。

逃命的时候碰到大鹏、狼以及羊三只妖怪,那时我却可以清楚的听到有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解决三只妖怪,获得返回值0.11111%”

那也是我第一次听心爱的人说起回家这个词。她的家不是在清屿山么?她不是清修真人的嫡亲孙女?

当那三只妖怪被打跑,红色的血条进了一点点,我就隐约猜到,或许当红色将金色的部分完全吞噬掉,青骓就要“回家。”

那个家,莫名的让我恐惧。

被胡一刀困在环境,冲破环境去山寨救她的时候,没曾想见到的是一具鲜血淋漓的身体。

那时候以为她死定了,心脏的跳动变得毫无意义,只想着能一起死倒也挺好。

那红色的血条并未消失,我想着或许回家的证明还在,她就不会死。

果然她没死,我的心也跟着复苏,却开始变得更加暴戾,她躺在自己怀里了无生机的样子让我害怕,再也不想经历这些,如何才能牢牢把她抓住?

在人界,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这次是要她撮合他和那个他连名字都没记住的人界公主。

看到她有一丝犹豫,我很开心,而且也明白,这个任务她是完成不了了。

她费尽心机想让我娶那个女人,看着她纠结,我明白为什么从开始到现在,她会那么热衷于撮合我和其他女人,或许那个家比我还重要,重要到不要爱情,不要他。

一想到任务完成后,她就会撇掉他,独自回家,从此我便孤零零的一人在世。恨她所做的一切全部都只为了完成任务的情绪便顷刻烟消云散。

竹林中,那个公主为死去的爱人亲自堆起坟土,我在远处看着,忽然想到在山寨里抱着满身是血的她。

吻了她,说喜欢她,内心却在恳求她。

“不要离开,不要丢下我一人,即便你从开始给的温暖便是有目的的,我也不在乎。”

她因为那个吻而不知所措的撇过头去,没有听见我内心滴血的嘶吼。

“骓儿。”我虔诚的喊她,也做了决定,她不能走,那个回家的愿望,由我亲手毁灭!

当在树林里听到痛恨至极的冷漠声音让她独自离开,如果成功就可以获得大量返回值时,我在她眼里看到了渴望以及动摇。

红色的条框只剩下一截,只要她离开,那么离回家的时间就快到了。

不会让她走的,只有一个办法会让她彻底的留下来!

打碎内丹的极致痛苦,失去全部法术的后果都比不上她的回头。

当她转身奔回我身边的时候,围绕在她身边的长方形条框彻底消失了。

成功了,我就这样将她留在了身边。

即墨月阳将我带走,但并未交给其他三界,因为他所看到的七星就转图,只是几张白纸。

即墨月阳气急,以为我才能打开,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但却隐约察觉,真相可能在骓儿身上。

他并不笨,想了几天后也想明白了,便想与我做交易,提出给他一点时间,如果能套出七星九转图的真相,他就不再纠缠,失败了便将七星九转图给我

我答应了,但并不是想要那个七星九转图,而是我想看看,她是否真的已经放弃回家。

我化身为老仆人,跟在她身边,看着即墨月阳为她动心,为她在魔界栽种梧桐树,只为博她一笑。

即墨月阳最终还是想到了解决办法,这是我的一个失误,导致他成功的将我锁在冰床上。

他利用了她,将青骓引到冰室,把她的魔气以及一部分仙气全部都导了出来,注入七星九转图。

本是白纸的七星九转图逐渐显露出字迹,我的青骓本来就不是普通人不是么?

即墨月阳太过于狂妄,忽略了对我的禁锢,我出手了,却没料想出了意外。

那些魔气和仙气奔向我的体内,丹田一阵火热,一团火苗在腹中燃烧成型,五股熟悉的力量逐渐借助庞大的仙魔之气涌入七经八脉。

内丹,重新结好了。

既然她不可能再回去,弑神也成了可有可无的事情,和她在人界农庄里的那段日子,是我最满足的时刻。

日出而做,日落而熄,执子之手,以子偕老,这便已经足够。

人界瘟疫的时候,我便知道,不弑神,神未必放得过我。

也罢,便为她打下四界江山,就当是留她在身边的补偿。

火苗忽明忽暗,床上的人又翻了个身,锦被摩挲,回忆中断。御寒天再次起身走到床榻前,柔声道:“若不想睡,便起来吧。”

文水县人民医院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济宁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新疆牛皮癣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