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军事

受疫情影响较重的旅游酒店和电影院行业从业者们想方设法突围求生稳就业进行时自救再出发他们有办法

发布时间:2020-11-20 16:19:30
受疫情影响较重的旅游、酒店和电影院行业从业者们想方设法突围求生 【稳就业进行时】自救再出发,他们有办法 阅读提示受疫情影响,旅游、酒店和电影院等行业陷入低谷,且因建立在出行和聚集的基础上,被迫暂停的时间比其他行业更久一些。对从业者而言,复工复产没有想象中简单。好在,他们想方设法努力自救,“撑过去”“活下去”成了他们给自己打气的口头禅。8点,张梦妍来到办公室。开完早会,她拿起客户资料、掏出手机,给客户打电话推荐房源……她做房地产销售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15点,策划视频选题、练习视频拍摄和剪辑、学习直播提升人气和带货转化的技巧,这些成了“酒店人”赵润宇近来的新日常。19点,看着电影影厅里,在售的座位上坐满了观众,在现场巡视的孙鹏飞激动地说道:“总算能看到人了”。这是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后,旅游业、酒店业和电影院从业者们寻常却可贵的一天。当前,这些行业陆续复工复产,从业者努力创新“自救”。此前从事旅游业并热爱旅游的张梦妍说:“等疫情结束,我还会回来继续出团的。”旅游从业者:多一个办法,就多一条生路张梦妍原本在北京一家旅行社做国际游领队。从业多年,春节对她来说,意味着不停歇地忙碌。但是今年全球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让出境游曾火热的景象化成泡影。在家呆到第二个月,她开始感觉没有着落,焦躁和担忧席卷全身。同样感到焦虑的还有深圳一家旅行社国际业务负责人王宇。王宇所在的公司是旅游行业的“上游批发商”,负责开发不同路线的产品,平台则从他们手中购买产品,再转售给消费者。疫情发生后的一个月里,王宇和同事都在忙着处理旅游团取消的事宜。那时他每天焦头烂额,一方面要给取消订单的客户退款,另一方面公司合作的境外地接社、航空公司要经历一段周期才能退款到账。直到4月底,他才彻底把退团订单处理完。“最多的一天退了几十万元。”他说。疫情期间,出境游业务全部停摆。最难熬时,王宇所在公司的全国6家分公司全部关停,员工每月只拿2000元的保底工资。7月14日,文化和旅游部发布通知,恢复跨省团队旅游。但境外游市场复苏遥遥无期,压力如同铅云压在从业者的头上。危难之下,他们开始尝试各种方法“自救”。为了走出困境,王宇所在的公司开发了一个线上电商平台,销售境外旅游目的地的特产。“土耳其的玫瑰水、格鲁吉亚的红酒,能卖一点就赚一点。”除了在线卖货,王宇说公司正在尝试拓展旅行社的业务半径,售卖国内酒店套餐,通过客户资源深挖房地产行业,拓展企业盈利空间。“等全球疫情结束,我们再重新起航。”王宇期待着。酒店从业者:转战线上,“花式”自救“从春节停业到6月。”在北京从事酒店管理的董晨明告诉记者,这家由他管理的酒店由于位置偏远,不具备正常营业的条件,只好关停。而另一家由他管理的位于商务区的酒店,则只保留了三四十间的常住客房。“虽没有完全停业,但也不再接收新的客人。”董晨明告诉记者,疫情给酒店业务带来不小的冲击,往常的商务订单和线下会议,要么取消,要么改为线上举行。“商务区酒店减少了40%以上的商旅客户,承接会议的营收几乎为零。”监测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有超过4万家酒店相关企业注销、吊销。为了活下去,酒店行业从业者们想尽了办法。赵润宇在天津一家酒店从事市场营销工作。疫情发生后,他们在时下受热捧的几家短视频平台注册账号,结合当地旅游资源,拍摄一些有趣的视频,并制作一些不被人们所熟悉的行业“小秘密”视频,吸引客源。视频号“养”了几个月后,积攒了近两万名粉丝,这时,赵润宇和同事想到了通过直播促销、储值房券、住1送1等方式,回笼资金。“这样一来,不仅为酒店减少了损失,也保住了我们工资的60%。”与赵润宇的“自救”办法不同,董晨明想到了开拓餐饮业务:“我们是星级酒店,配厨师傅手艺精湛,疫情防控期间人们多在家做饭,我们可以借助这个优势条件拓展业务。”说干就干,一方面,董晨明和同事在线上平台为粉丝传授厨艺,另一方面,他们推出了包月早餐券,将原价每餐198元的早餐降至每月198元售卖,同时上线外卖小程序,以星级品质、亲民价格为周边职场人士提供订餐服务。董晨明坦言,疫情刚暴发时,他和同事的收入受到较大影响,扣除五险一金后,到手仅有1000多元。想办法“自救”后,他们重新忙活了起来,不仅没那么焦虑了,收入水平也恢复了到原有水平的七成左右。影院从业者:复工是好的开始,复苏需要过程眼下,各地影院陆续开放营业。9月初,记者在北京北三环一电影院内看到,工作人员为前来观影者测量体温,引导他们有序入场。在这家影城担任影院副总经理的孙鹏飞清楚地记得,此前电影院空无一人。受疫情影响,全国1万多家影院同时按下暂停键,28部影片紧急撤档,影院歇业178天。“疫情期间,影院虽然暂停营业,但仍然要面临巨大的成本问题。”孙鹏飞告诉记者,影院是严重依赖现金流的行业。停工后,卖品、广告等非票房收入被直接切断,房租水电、设备维护等运营成本压得他喘不过气。他的收入也因此受到了影响。停工期间,公司停了绩效工资,只发两三千元的基本工资。随着停业时间的拉长,他和同事不得不考虑做兼职,缓解经济压力,同时坚守着影院的工作,等待复工。孙鹏飞介绍,和他们一样,很多影院从业者积极寻找生存之路,有的做起了外卖、网约车或直播等副业,有的通过电商卖出影院和电影的周边产品,也有一些影院和从业者通过预售影票实现资金流动。经历了上百天的停业后,7月20日起,各地电影院陆续开始复工。“上座率不能超过30%,且场次减半,可以预见影院复工后票房收入不会太高,还要为此增加运营和防疫成本,复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孙鹏飞坦言。“不过,能复工就好。”在孙鹏飞看来,复苏需要一个过程,他期待着到年底,电影市场能够恢复生机。(部分受访者为化名)新闻推荐上市券商月度数据披露要求取消 专家称考虑公平和减轻负担上市券商运行已10年的披露月度经营数据传统,正式取消。9月18日,证监会修订《关于加强上市证券公司监管的规定》(以下简称“...日照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日照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
日照白癜风在哪里治疗
日照白癜风医院哪里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