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能源危机困扰中国

2018-11-05 09:22:37

中央拟15年投4500亿发展核电 各省竞相争夺 中心 ()

7月8日上午11时30分,广州科学城,随着总价高达6亿多元人民币的3笔大单的签订,唐红键微笑着对台下的人挥了挥手。而这天也是广东电力设计研究院建院50周年的日子。

唐红键是广东电力设计研究院院长,他领导的是一个在我国核电站设计领域呼风唤雨的企业。

2008年中国将开工建设福建宁德、福清和广东阳江三个核电项目。

在随后的几年中,随着各项设计工作陆续到位,各方将为这三个工程投下上千亿元人民币。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也仅仅是中国“核电强国”梦想的开端,因为根据我国核电产业发展规划,到2020年我国核电总装机容量要达到4000万千瓦,在建1800万千瓦。这意味着,在今后的十多年间,我国平均每年要开工建设3~4台百万千瓦级的核电机组,这在历史上绝无仅有。

而在此蓝图下,在未来十多年中,我国将投下至少4500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中国在预计花费百亿元人民币把国外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引进中国,并在此基础上自主创新。

其实,中国开描“核电蓝图”并不是一时的冲动。在能源紧缺的大背景下,核电成为了现实的选择。在未来的中国,从沿海的广东、浙江、福建到内陆的湖北、湖南、江西,几十座核电站将拔地而起。

7月4日,星期五,这是合同签订前的一个周末,唐红键办公室的门一直敞开着。这天,下属们从他的办公室进进出出,从小到服装颜色,大到领导讲话的排序,下属们依次向他汇报,并等待他的确定。

不过,在唐红键看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以后无数个类似“7月8日”这样的日子而服务,毕竟那个是以“亿元”为单位的大生意。在此之前,他们很少经历,而在此之后,他们梦想着天天经历。

能源危机困扰中国

研究院的核电设计生意这么好,唐红键除了要感谢夜以继日奋斗的同事,另一个需要感谢的是日益逼近中国的能源危机。

能源危机的紧迫性何在?中国科学院院士、核反应堆工程专家王大中曾用一组数据作出过说明: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能源生产与消费国、大煤炭生产与消费国、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及石油进口国、第二大电力生产国。

根据2020年中国GDP翻两番的发展目标估计,国内约需发电装机容量8亿~9亿千瓦,而已有装机容量仅为4亿千瓦。但在现有的发电结构中,单煤电就占了其中的74%。这也意味着若电力需求再翻一番,每年用煤就将超过16亿吨,而长距离的煤炭输送将加剧环境和运输压力。另外,在今年年初南方的冰灾中,光是因交通运输困难,电煤供应紧张,造成的缺煤停机超过3700万千瓦,19个省区拉闸限电。而如此大电煤消耗,二氧化硫和烟尘排放量每年分别新增500万吨和5326万吨以上。

另外,水电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其开发难度相当大。而太阳能、生物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遇到核心技术的瓶颈,其使用成本极高。因此,在未来的30年内,这些新能源不具备成为我国主力能源的条件。所以,清洁、高效的核电成了备选。

1957年,人类开始建设核电站并利用核能发电,到现在,核电约占全世界电力的16%。

但自1986年前苏联发生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燃料泄漏事件以来,核电成了许多人心中的恶魔,中国也不例外。全球核电业就开始进入低潮。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统计,2000年年底,全球正在运行的核动力堆共有438座,到了2003年3月,增加至441座,仅增3座。

但现实的能源危机改变了这一切。

在能源危机的背景下,人们对生存的渴求战胜了对恐惧的担忧,欧美国家被冻结30多年的核电计划也纷纷解冻。而此间,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中国的核电发展战略也正在由“适度”转向“积极”。

唐红键喜欢用“道路曲折”来描述中国核电工业的发展历程。在唐红键的脑海里,早在上世纪50年代,中国的核能事业就已启动,不过当时主要是为了打破两个超级大国的核垄断,增强中国的国防力量,而并非出于民用发电目的。直到上世纪70年代,周恩来总理在相关会议上才提出,要将核电用于民用,建商用核电站。

此后不久,个商用核电站秦山核电站开始组建,并于1991年12月15日并发电。“这结束了中国内地无核电的历史。”唐红键说。

核电工业战略性转向

“在过去的30多年中,虽然是采取单个安排、分散建设的形式进行,在筹建个别核电项目时从来没有放到全国电力规划的大框架下考量,但我国仍是世界上少数拥有比较完整核工业体系的国家之一”,在谈及我国核电发展历程时,唐红键说。不过,这一背景在当时切合了我国一直贯彻“适度发展”的战略。

这期间,中国核电工业历史上标志性的事情在广东电力设计研究院的参与下完成。2005年,在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的主持下,岭澳二期核电项目相关设计合同签署。“这标志着我国已具备了百万千瓦级大型核电站的设计能力。”唐红键说。

这一次,在常规岛的设计项目上,广东电力设计研究院揽下了近3亿元人民币的设计合同,“要是交给外国人,光设计费起码就得12亿元”。

但在唐红键看来,中国核电发展战略的转型迹象早已显现。“在2003年11月,国家核电领导办公室就改成了国家核电自主化工作领导小组,大力发展核电的思路可以说已初见端倪。”

到了2004年9月1日,中国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张华祝在国务院办发布会上透露,中国政府对进一步推动核电发展作出了新的决策,将加快核能发展,逐步提高核能在能源供应总量中的比例。

从“适当发展”到“加快发展”,此时,中国核电工业转向的明确性不言而喻。

从“适度发展”到“加快发展”,中国核电工业走过了30年。而在此期间法国核电发电量占到了其国内总发电量的78%,日本占国内总发电量的30%。相比之下,中国核电只占2%,实在是少得可怜。

截至目前,中国已建成投产4个核电站,11台机组,装机842万千瓦。此外,全国已经开工建设的有22台机组。而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世界各国共建造了440多个核电站,发电量已占世界总发电量的16%。因此,要想填平鸿沟,中国注定有许多路要走。

但随着2007年11月2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对外发布我国《核电发展专题规划(年)》,我国核电产业发展目标逐渐清晰。

15年4500亿元大生意

《规划》确定,到2020年,我国核电运行装机容量争取达到4000万千瓦;核电年发电量达到2600亿~2800亿千瓦时。在目前在建和运行核电容量1696.8万千瓦的基础上,新投产核电装机容量约2300万千瓦。同时,考虑核电的后续发展,2020年末在建核电容量应保持1800万千瓦左右。

这就是说,如果规划得以实施,核电将占我国全部发电装机容量的4%左右,发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6%。这也意味着,在未来十几年间,将新开工建设30台以上的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

其实,在此时,国际核电发展大环境已经降温,而中国新近宣布发展核电,在国外许多人看来扮演了“填空者”的角色,一跃成为未来10年全球的新增核电市场。国际原子能机构前总干事布利克斯认为,中国核电发展的形势对世界核电工业是个巨大的鼓舞。

既然不是纸上谈兵,那么规划了就意味着投入。与核能“高贵”的身份相衬,目前,核电厂的造价也同样“高高在上”。目前,火电每千瓦投资为4000元,而核电投资为1330~2000美元,约合人民币为1.1万~1.65万元,两者相差高达2.75~4.1倍。另外,核电建设周期相对较长,其建设周期一般为70个月(约6年),如果控制不好,将达到80~90个月。与此相对,火电一般为30多个月。

因此有专家估计,为了完成这些投资将耗费至少5000亿元人民币。这个数目与规划中的估算大抵相当,“按照15年内新开工建设和投产的核电建设规模大致估算,核电项目建设资金需求总量约为4500亿元人民币”。不过,这只是核电站的建设费用,核燃料的采购和核废料处理等其他费用并不包括其中。

还有一个问题是,目前的形势下,“涨价”可能将是中国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俄罗斯核能建设与出口公司代表耶西波娃曾表示,“新的核电项目的合同价格已经不可能跟十年前签署的田湾一期项目一样了”。根据俄方专家的预测,未来5年,与核电建设相关的设备和主要原料等价格将上涨200%。

“内陆”暂无期

4500亿元!是笔大生意!在无数看客注目的同时,各地政府首先动了凡心。

此间,内陆各省为了争上内陆核电站而拼得“头破血流”。毕竟,不管是从能源供应还是经济发展角度,核电的诱惑实在无法抵挡。相关资料显示,目前全国已有21个省、市提出要上马核电项目,据说很多省已为此努力了十多年。

在所有这些争上核电的内陆省份中,热情的莫过于湖北、湖南和江西。

有种说法是,湖南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核电站的相关研究与申请,湖北在1988年已经开始核电的前期准备工作。

不过,这些省份真正表达要上马核电意图是2005年。在那年的全国两会期间,湖南、湖北、四川等省份的代表团都谈到了本省发展核电的迫切愿望。但当时,这些内陆省份的申请,国家发改委一个都没批。因此,为了建设“内陆个核电站”,各省份开始极力游说甚至“明争暗斗”。

“冲动的首先是地方政府,一个核电站投资几百亿元,只要建在那,不管谁来投资,几百亿元投进去了,经济肯定发展起来了。”唐红键说。

按照唐红键的说法,过去我国的核电站之所以大多建在沿海地区,一是因为核电站需要大量的水进行冷却,而靠近大海水资源丰富,大型核电机组运输也比较便利,二是沿海地区经济发达,能够承受数百亿元的投资,以及适当的高电价。事实上,许多西方国家的核电项目,大部分都建在内陆河边。

因此,在我国积极发展核电的背景下,内陆一些水资源丰富、三面环山、一面是水的核电站选址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的张国宝曾表示,国家已允许内陆地区的湖南、湖北、江西三省以三代核电技术为基础开展核电站建设的前期准备工作。

只是,就目前而言,要真正建立内陆座核电站,还需等待。因为按照去年制定的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在未来的13年中,我国将新增投产的2300万千瓦核电站中,主要安排在浙江、江苏、广东、山东、辽宁和福建6个沿海省兴建,而且早先已经在这几个省确定了13个优先选择的厂址。《规划》甚至明确,中西部多个省份期待已久的中国内陆核电站开工建设时间被排在了2016年(“十三五”开始)以后。

关键词:

核电

奥托尼克斯
1060优质铝带
固定升降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