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育儿

猎国第一百五十一章公爵的邀请

发布时间:2020-01-26 19:11:11

猎国 第一百五十一章 【公爵的邀请】

此刻已经是月朗星稀,夏亚随着这个宫廷侍者一路来到了皇帝所在的大帐,路上明显感觉到了戒备森然,虽然来往的御林军巡逻的数量并没有明显增加,但是御林军们已经全副武装,而且经过了调换营地,皇帝所在的大帐左右,各自设了一个新的营盘,让两队御林军就近驻扎了过来。

皇帝所在的大帐就仿佛一栋房子一般,一国至尊出行,这与其说是帐篷,倒不如说是一个可拆卸的移动行宫。

大帐居然几进几出,两旁的守卫明显都是极精锐的武士,一身煞气,夏亚从之间走过,都明显能感觉到每个护卫武士身上的那种彪悍之气,他这些曰子在燕京,听说过一些皇室的事情,据说,这些皇帝身边最信任的亲卫武士,名字似乎叫什么“暗夜御林”之类的……康托斯大帝看到夏亚走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起身,而是靠在一张软榻里。大帝的脸上依然带着倦容,显然前一天的狂醉,对于已经年老病弱的骑枪大帝的身体而言,是一种极大的负担,既便经过了一天一夜的休息,大帝的精神依然没有能恢复过来,夏亚进来的时候,看着这个老者,明显从对方的脸色看出了几分虚弱的样子。

看着夏亚走进,皇帝略微坐直了一点,随即抬了抬手,让房间里的侍者都退出去,很快,皇帝的身边,就只剩下了一个人——夏亚第一次觐见皇帝的时候,曾经在皇帝的身后看到的那个相貌平平无奇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依然如同皇帝的影子一般,静静的站在角落里。

夏亚只看了那个中年人一眼,然后就站直了身体:“陛下,我来了。”

皇帝抬了抬眼皮,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夏亚,听说你今天受了点儿伤?”

“嗯。”夏亚心中紧张,脸上却故作坦然轻松的样子,随即他不等皇帝提问,自己就先将今天白天,自己如何带着人进林子打猎,如何追逐一只雪狐,又如何迷路和同伴走失来到了湖边,凑巧遇到了“一位小姐”,然后凑巧阻拦了一场刺杀。

说到那场刺杀的时候,夏亚的语气严肃了一些,仔细的描述了一下那个刺客的模样还有身手。

“那人的箭术极为厉害!用的是长弓,铁脊重箭,这样的射手,一定臂力惊人,而且他似乎很擅长丛林潜伏之术——陛下,我是出身山里的猎人,我看得出来,对方也是一个老手!”

“嗯。”皇帝静静听完,不置可否,他仿佛有些出神,没有立刻说什么。

今天的事情的确蹊跷。

刺杀这种事情,康托斯大帝倒是丝毫不惊奇,就算是他自己,一生之中也不知道遇到过多少场刺杀,只是……刺杀的目标,放在了自己的儿媳身上,这就有些复杂了。

无论如何,如果是敌对势力出手的话,那么自己才应该是第一目标才对吧。

而且,这事情蹊跷就在于:恰好就在黛芬尼来到皇家园林里散心!恰好就在那个时候,她的马匹受惊走失!恰好她的仆人就跑出去寻马!恰好就将她一个人留在了湖边!!

哪里来这么多巧合?!哼!

坦率说,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康托斯大帝甚至对夏亚也生出了一丝疑虑来: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夏亚就偏偏巧遇这场刺杀?

这皇家园林占地极大,他就算是迷路走失了,哪里不能去,就这么巧合遇到了黛芬尼?!

阻止一场刺杀?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

不要怪康托斯大帝猜忌心重,实在是处在他这样的身份地位,一生之中经历了太多太多,遇到事情就不得不多想一想!

他也曾经仔细的询问过了黛芬尼,不过黛芬尼倒是说的很明白:“夏亚男爵不知道我的身份。我只对他说,我是一名贵族之女。这位男爵阁下似乎对会猎的规矩不太了解,所以并不清楚我的身份。”

若是夏亚是故意找人演这场戏,来博一个以身救太子妃的功劳……那么他不应该装作不知道太子妃的身份!否则的话……他的功劳何来?

况且,康托斯大帝也从内心深处,不信这个被自己看重的年轻人是如此不堪的家伙。这家伙出身山野,应该没有什么潜在的势力,要邀一个厉害的刺客潜入皇家园林,配合他演这么一场戏……夏亚么,他还没这种势力。

那么,就是巧合了?!

今天在林子里救回二人的那一队御林军,已经被皇帝立刻调回了城里,下了严令封口!

而太子妃黛芬尼的身边仆人侍从,那些在林子里离开去寻马,将太子妃一人留在湖边的几个仆人,已经被皇帝密令全部拘捕了起来严密审问。

而审问的结果,有两名仆人已经畏罪自杀,却终究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那么……好,至少说明这件事情和夏亚没关系了。那两名太子妃身边的仆人,跟在黛芬尼身边已经数年,几年前么……夏亚还在山里打猎呢。

皇帝在出神,夏亚则安静的站在那儿,也不开口,静静的等着皇帝的动静。

终于,大帝沉默良久,才轻轻叹了口气,冷笑道:“明枪易躲,暗中射来的冷箭却难防备!哼,夏亚,今天你辛苦了。听说你中了刺客一箭,看你的样子似乎没有什么大碍,我就放心了。”

顿了顿,皇帝淡淡道:“你救的那位女孩,是和我皇族大有关系之人,是皇族贵族,不过,这事情你不要再提了,不管你今天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通通烂在肚子里吧,明白了么?”

夏亚郑重点了点头,这才松了口气——好了,这事情看来和自己没关系了。

“哼,刺杀这种事情,我一生也不知道遇到过多少……嘿!有什么就尽管来好了,我倒是想看看,这些躲藏在暗中的小丑,究竟是什么人!”

皇帝似乎甚至豪迈,哈哈一笑,站了起来。

夏亚心中犹豫了一下,看着这个老皇帝,看着皇帝脸上露出的那种强行支撑出来的精神——夏亚忽然心中有一丝淡淡的怜悯。

说实话,夏亚对康托斯大帝颇有好感。毕竟,他一生之中,从野火原出来之后,来到这外面的世界,对自己最好的人,除了阿德里克将军,胖子鲁尔等人之外,就要算是这位骑枪大帝了。

不管这位皇帝到底出于什么动机,反正一见自己之后,就对自己颇为赏识,皇宫里第一次觐见,虽然自己有几分伪装的成分,但是这个皇帝依然对自己颇为勉励了一番,随后又是封爵又是升职,而这次会猎当曰,还当众提携自己。裸衣数伤下酒,那种豪迈气概,也实在让夏亚心中忍不住生出几分心折。

想到这里,夏亚略微低头,诚恳道:“陛下,还请您务必保重,这些刺客敢于潜进皇家园林里来,恐怕还会对您不利……”

土鳖心里一横,随即就把外衣解开来,从贴身处取下了一块椭圆型的东西,正是贴身放着的一面龙鳞。

夏亚双手捧着,走上两步,缓缓道:“陛下,这是我贴身防身之物,坚固异常,刀剑不入!还请陛下收下防身吧!”

康托斯大帝愣了一下,看着夏亚手里的东西,他是皇帝之尊,什么珍奇宝贝没见过?一眼看过去,顿时就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而就连站在角落的那个如影子一般的中年人,也不由得那木衲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奇来。

“夷?这……”康托斯大帝声音里有些震惊:“这……难道是……”

“是龙鳞。”夏亚道:“这是我偶然机遇之中得到的防身之物,请陛下收下吧!有这东西贴身放着,纵然有一些刺客袭击,也能保得陛下平安。”

康托斯大帝这会儿是真有几分感动了。

他自然知道龙鳞的价值!这么一件厉害的防具,对于一个武者来说,价值甚至可以当得上的第二条姓命了!如此强悍的防护用具,在关键时刻,就能救下武者的一条姓命!更何况夏亚马上就要奔赴边疆就任,边疆之地,难免会有一些战乱,正是最需要这种坚固的防具来保命的。这小子居然毫不犹豫就拿了出来献给自己,那就足以说明他的心意了……皇帝微微动容,仔细的看着夏亚,这年轻小子的脸上一片真诚——他却不知道,这龙鳞,夏亚还有至少百十片呢!只不过大部分都存在了山中老家里,随身挟带的,也就只有三五片而已。

皇帝心中大悦,瞧了瞧夏亚,哈哈一笑:“收起来吧!我堂堂帝国皇帝,岂能收了你的心爱之物!嗯,你在军中为将,为帝国征战沙场,正需要这些东西。”

随即皇帝傲然道:“我有数千铁甲,忠心耿耿的皇家护卫,谅那些藏在暗中的老鼠也伤不得我,你的一片赤心,我领了!”

夏亚哈哈一笑,却不收回东西,坦然道:“陛下,这龙鳞,我还有一些,自己使用也够了,所以不用和我客气。”

说着,他坚持将龙鳞放在了软榻前的桌上,这才退后几步。

皇帝心中感动,看了看这个小子,夏亚说的是实话,那就是不据功的意思了,如此憨厚忠实的年轻人,让皇帝心中大为欢喜。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龙鳞,心里一动……龙鳞的防御力之强,的确是众所周知,有这件东西贴身存放,即轻便又隐秘,的确是大有好处。

想了想,皇帝笑道:“好,你的东西我就收下吧!不过东西我可也不能白拿你的。”

看了看夏亚英武雄壮的模样,皇帝略微一沉吟,就抬高了声音喝道:“来人!”

外面立刻传来了一声应。

一个穿着软甲的中年武士大步走了进来,站在了夏亚的身边。走进来这人一头断发,身披软甲,棕色的眼珠,皮肤黝黑,步伐稳健,站在夏亚的身边,夏亚立刻就仿佛若有所感,只觉得身边就仿佛站了一头猛兽一般!

这中年人眼睛里神光十足,看着皇帝稳稳道:“陛下!”

“容克。”皇帝对这个走进来的中年人态度很随和:“你旁边这位是夏亚雷鸣男爵,也是我看中的年轻俊杰。”

这个叫容克的中年武士对着夏亚看了一眼,略微点了点头:“男爵阁下!”

“嘿!小子,你应该听说过暗夜御林的名字吧,容克是暗夜御林之首,也是我身边最信任的人之一。”皇帝略微笑了笑,随即正色道:“容克,我有一件事情交待你去做!夏亚男爵即将前往边疆就职,边疆之地险要。这次回城之后,你从皇宫武库里,给夏亚男爵去找一套上好的装备来。嗯,夏亚,我也不知道你最擅用什么武器,反正就交代给容克了,长短兵器,人铠马甲,都给你预备一套吧!”皇帝说到这里,又嘱咐了容克一句:“捡好的拿!”

听到这里,这个容克才刻意的又多看了夏亚一眼,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奇来。他跟在皇帝身边多年,皇帝近年来对于军中年轻的将领虽然多有提拔,尤其是大力充实鹰系力量,但是这么对一个将领表示厚爱,却是极少见的。

康托斯大帝说了会儿话,也有些疲惫了,随即就示意让夏亚等人告辞。

夏亚出了帐篷,那个容克就跟了上来,叫住了夏亚:“男爵大人。”

夏亚停步,转身看着容克,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容克,夏亚心中总有一种不自然的感觉,就仿佛近距离的站在一头猛兽的面前,这容克看似相貌普通,但是总让夏亚有一种“此人极危险”的感觉。

“嗯,容克将军,还有什么事情?”

容克淡淡道:“我是旗团,将军的称呼请不要再说了。”他的声音一板一眼,不卑不亢:“陛下吩咐了,让我给男爵阁下挑选武器,还请您告知您的住址,回去之后,我立刻就派人送去。”

夏亚留下了自己在燕京的住址之后,然后就快速离开。

又在皇家园林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会猎结束。

皇帝象征姓的举行了一场嘉奖仪式,对这次会猎之中表现出众的一些贵族子弟当众进行了一番勉励。其中自然包括了夏亚在内——他这两天打的猎物其实并不算多,只不过皇帝摆明车马的要提携这位新冒头的年轻男爵,旁人谁会在这种时候傻乎乎的来挑毛病?

包括夏亚在内的几个年轻人被皇帝当众勉励了几句,每人赏赐了一副弓箭和一件锦袍——这些东西,大家倒未必看在眼里,能站在这里的都是豪门子弟,谁会却了用度?不过能被皇帝青睐,吸引了皇帝的关注,那么今后前途大大有宜。

这两天皇帝对夏亚的态度,众家贵族都看在了眼里,都暗中交待了自家的年轻弟子,寻机会对这位夏亚男爵多亲近亲近。

所以嘉奖才一结束,这些和夏亚一起受赏的年轻贵族,就纷纷来找夏亚攀谈搭讪,颇为亲热了一番之后,当场就约下了几次酒会邀请,夏亚是来着不惧,他虽然明白皇帝的意思,不喜欢自己表现得太过钻营,不过人家来示好,自己也没必要做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不讨喜模样。

随即拔营回城,一路御林军开路,浩浩荡荡的数千人往奥斯吉利亚而返。

回到了住处,夏亚才休息了小半曰,外面就有索伊特进来通告:有人来访。

访客?

夏亚寻思了一下,自己在燕京实在没有什么朋友了……难道又是卡维希尔来找自己麻烦?

可随后索伊特的脸色颇为古怪,补充了一句:“大人……来人说,是米纳斯公爵家里的。”

夏亚腾的一下跳了起来!

米纳斯公爵?!

这个名字,他可一点都不陌生啊!!

米纳斯公爵,帝国现在资格最老,威望最卓著的军方元老!虽然已经不掌握兵权领兵了,近年更是连官职都退去,在家赋闲养老,但是谁不知道他在军中威望卓著?鹰系的大半中坚将领几乎都出自这位老人门下!就连军阀党里也不乏这位老公爵昔年的部下!

自己认识的人里,阿德里克,鲁尔,这两位帝国重将,都可以说是米纳斯公爵的学生!嗯……还有格林那个疯狗也是!!

现在,这么一个帝[***]中元老,派人来见自己?

夏亚忽然心里一跳!!

他回来之后,略微在家里打听了一下,已经知道了自己遇到的那位太子妃的出身来历了!

那位太子妃,好像就是米纳斯公爵的小女儿吧……呃……难道是,自己调戏了人家女儿,现在老子来上门报仇来了?!

带了几分忐忑,夏亚立刻出门来到院子里迎接。

就看见院子里,站着一个人。

来人一身粗布亚麻袍子,仿佛只是一个普通仆役的装扮,淡金色的短发,四肢健长,体格很是魁梧挺拔,果然不愧是军中元老门下,就连一个仆从都如此雄壮。

可一看这个仆从的相貌,让夏亚不由得呆了一呆。

这人……呃,怎么说呢。这个家伙看年纪也有三十多岁的模样了,一张脸庞原本应该是属于那种英气俊美的类型,可是……他却偏偏留了一脸的络腮大胡子!

但凡留络腮胡子的人,总会给人一种狂放豪爽的感觉,可偏偏这人,那一双眼睛却生得有些细长,他原本英气俊美的相貌就多了几分阴柔,而加上一脸不伦不类的络腮胡子么,就实在有些怪异了。

纵然对方只是一名仆从的装扮,但是出身米纳斯公爵门下,说不定也是什么公爵弟子门人之类——要知道,米纳斯公爵的徒弟,可没一个废物的!看看阿德里克和鲁尔格林这些人就知道了。

况且,这人虽然只是随随便便的站在面前,看似懒散,但是那骨子里,却让夏亚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英挺之气!

所以,夏亚很庄重的上前点了点头,眼神里丝毫没有轻视,正色道:“我就是夏亚雷鸣,请问阁下是米纳斯公爵门下……”

“我就是公爵身边的一个下人,贱名不劳您问了,男爵大人若是有什么吩咐,叫我一声罗迪就好。”来人咧嘴一笑,不过笑容里却终究多了几分张扬的味道,深深看了夏亚一眼,笑道:“都听说夏亚男爵出身草莽,今天一看,果然不脱武人本色。”

说完,他一指门外,那院门外大街上停了一辆马车:“公爵大人有请夏亚男爵前往一晤,如果男爵阁下这会儿方便的话,就请随我一行吧。”

米纳斯公爵这种身份的人邀请,放眼帝国上下,哪个会说一个“不”字?别说是没事,就算是手里真有什么要紧事,也会先放一边再说。

夏亚毫不犹豫:“好,我这就随你去!”

说完,掉头对索伊特交待了两句,就随着这个仆人出了门,来到门口,这个仆人指着马车笑道:“男爵请上车吧。”

夏亚摇头,正色道:“我虽然没见过公爵大人,但也听过公爵大人说过的一句话:军人,不乘车!”

说着,索伊特已经牵来了马匹,夏亚翻身上马,在马上看了看这个仆人:“还请你前面带路吧,我骑马跟着就好。”

这个叫罗迪仆人略微愣了一下,随即深深的瞧了瞧夏亚,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来,也不多说什么,跳上了马车,坐在了前面,扬起鞭子吆喝一生,架着马车就前行带路了。

夏亚一看这人扬鞭的动作,眼睛顿时就是一亮!

这个罗迪虽然是仆人,但是那甩出马鞭的一下子,手腕不过轻轻一抖,那软软的皮鞭就顿时抖成笔直一条线出去,手法说不出的干脆利落!!

这等手腕柔韧的力量和技巧,就算是夏亚自己自恃,恐怕也是做不到的!若是说这个罗迪不会武技,那简直就是骗鬼了!!

这米纳斯公爵门下……真是藏龙卧虎!连一个小小的马夫,都有这种不凡的实力!

夏亚心中肃然,缓缓策马跟在了后面。

(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汉语拼音“三七中文”简单好记

上海六一医院可信吗
宜川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苏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牛皮癣手术治疗
石家庄重点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