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多地警方联手调查相约自杀

2018-10-31 13:22:25

多地警方联手调查相约自杀

5月18日,李建平在上留下的一条亲自撰写的“说说”。新京报尹亚飞摄

27日,李建平的屋里只剩电脑设备。19日,他与友相约自杀。新京报尹亚飞摄

- “与友相约自杀24岁男子身亡”追踪

新京报讯(张太凌)昨日,北京警方与新京报取得联系,了解“群友相约武汉疑似实施烧炭自杀”情况,并调取了相关聊天记录。北京警方及相关省市警方已就此事介入调查。

5月19日,北京昌平区沙河镇一出租屋内,24岁男子李建平与一上海友通过群相约,“烧炭”自杀,李建平身亡,上海友获救。经调查,上可搜索到多个疑似相约自杀群,新京报前晚进入名为“去天堂”的群,群里几名友正相约去武汉“烧炭”,几人都表露过轻生的字眼和暗示。(本报昨道)

疑似相约自杀群消失

昨日,进入“去天堂”群的新京报,在不断催促到武汉“赴死”未予回应后,于昨日上午被强制移出该群,再次查找该群群号,此疑似相约自杀的群已不存在。群多名成员长时间处于隐身状态,再未发言。

据平台显示,该群多位成员已变换昵称及个人资料中的信息,创建者及群主“离开”昵称改为“kk”,另一群内较为活跃的友“小鱼儿”除更名外,还将原来北京市东城区的注册信息,改为吉林省四平市。

两地警方介入调查

昨日上午,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区两位民警赶到新京报社,在向做笔录、详细了解聊天过程等情况的同时,调阅了办公电脑上的聊天记录,并听取了与“离开”的通话录音。办案民警所在派出所昨日下午向表示,就此事件正在工作中。

针对群友疑似相约自杀情况,北京警方及相关省市警方已就此事开展工作。

相约自杀者李建平的末路轨迹

年少饱受父亲棍棒教育,曾有数次自杀经历,投父工作业务精熟,燃起对生活梦想;络记录生命轨迹

在群里与友相约自杀,北京昌平区沙河镇的一间出租屋里,李建平结束了24岁的生命。

李建平出生在北京,年少顽劣,学生时代曾有过劫道、偷摸的行为,在饱受父亲的棍棒教育的同时,处于青春期的他,数次以寻死的方式来反抗。

他也曾是聪明的孩子,再加入父亲所在的防盗门安装公司后,活计精熟,而后另立门户,小有收入。

高中时代痴迷络的习惯在延续,给了他倾诉的空间,也给了他自杀的末路。

小学一周挨父亲一次打

1989年10月,李建平出生在北京。他出生后,母亲患了产后忧郁症,一直未愈,后来发展为精神分裂,需要靠药物维持生活。那时,父亲李民已在北京打工3年,赚钱养家。

在李民印象里,上小学后的李建平小祸闯不断,“几乎一礼拜挨一次打。”

有一次,老师跟李民说,他儿子和同学打架,还在路上同别人“劫道”,向低年级同学要钱。

“抢钱是原则性错误。”儿子一进门,李民抓起筷子就抽、拿自行车锁链打,直到孩子哭喊着认错。

随着年龄的增长,李建平渐渐有了变化。

12岁那年,李建平在超市偷乒乓球拍被抓。回到家,李民直接用链子抽,“他瞪着眼,就是不认错。”

李民认为,一次次暴打给儿子种下了恨他的种子。

青春期的2次自杀

李民说,青春期的李建平性格倔强,已有过两次自杀行为。

在老家上初中时,李建平有次和母亲吵架,李民冲上去给儿子一巴掌,“你咋和你妈说话呢?”

话音刚落,李建平伸头冲玻璃窗撞去……

上高中后,李建平迷恋上络,在学校时常翻墙去吧。

一次,李民在吧找到儿子,上去就是两巴掌。李建平瞪了父亲一眼,冲回家。一进门就拿起菜刀,照着左手腕割去。当晚,他又拿起母亲的氯氮平(精神疾病类药物),吃了80多粒后,跑出家门。

李建平住了3天院,病床旁,李民缓缓地问儿子,“咋能这样呢?”“你当着那么多人打我,我多没面子。”

李民觉得,他的教育方式终究失效,棍棒相加已在孩子心里埋下了种子,青春期,儿子心里的种子在发芽,开始用伤害自己的方式向父亲反抗。

父子的时光

其实,李建平的很多优点,并没有很快走进父亲的视野。

聪明,是高中同学小潘对李建平的评价。小潘说,高一时,建平成绩在班里排头几名,后来因为玩游成绩下滑,“但这家伙考试前复习了一周,又考了前几名。”

但18岁那年,李建平还是高中肄业了,进了父亲所在的防盗门公司。

平时很少陪儿子的李民,终于发现建平的优点:只学半个月,工具任用自如,直接就上客户家干活。

儿子跟着在公司里干活的3年,是李民幸福的时光。

那时,父子俩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一起讨论怎么修门,“和我的话也多了。”

李建平每月还把工资交给父亲。3年里,两人攒了3万多,2万是李建平的贡献。

李建平有头脑。在给一个小区安装新防盗门时,他发现业主总要求在新门上改装小窗,他决定学改窗。花了1.2万元到厂家学技术,只一个夏天就挣了4万元。之后,李建平脱离公司单干,两三年攒下七八万。

挣钱、攒钱,李建平有梦想。“他不止一次和我说,希望挣够钱投资,买房子,过好日子。”李民说。

络的痕迹

李建平的业余时间,大多是在电脑前。游“梦幻西游”是他每日的“必修课”。

“冰冷的城市冰冷的心,是孤单选择了我,还是我选择了孤单?”把他和家里人很少分享的喜怒哀乐,晒在空间里。

络让他宣泄,也给他带来伤害。去年8月,李建平离家前往广西见友,在那认识一名钟姓男子。在广西停留的半年中,李建平将身上钱全部借给对方,该男子在其身份证复印件上打给李建平的借条显示,“共借6.3万元。”李建平的家人称,这笔借款对方一直未还。

今年3月,李建平从广西回来,“钱被骗了。”6.3万元,是他几年的积蓄。

那之后,他又变得不爱和家人说话,每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上、打游。

李建平的堂兄李建东觉得,弟弟变得越来越自闭。直到弟弟离世,他才发现建平情绪走向末路的痕迹。

在能够显示的信息里,今年2月,李建平写过“半年就这样被挥霍了”、“人生好像一下子毁于一旦”“行尸走肉般……”

4月27日,在“2013寻一起自杀的伙伴”的帖中,李建平曾留号,“那之前已经起了死的念头。”李建东猜测。

5月10日,李建平在说说中更新,“快要走了……”

生命的痕迹是5月18日李建平的留言,“准备上路了,可能不会再上线了,我被淘汰掉了,就这么简单。”

次日,他在出租屋内身亡。

“喝多了再没人给我擦身”

5月27日,办完儿子的身后事,李民收拾起儿子10多平米的小屋,直到房里只剩下一张空床和一台电脑,他才作罢。昨日,他把建平的电脑收起来,打算把儿子那间房退租。

儿子走后,李民常靠喝酒才能入睡,“以前我喝多了,我小子背我回来,给我擦身,现在没人了。”

李民也不再急着赶去干活,“挣钱给谁花呢?”李民说,他的未来一直是“挣钱,给儿子在老家买房、娶媳妇。”

他抹去眼角的泪,手指上满是干活时留下的黑色裂口。

新京报刘珍妮

护栏厂家
起重机遥控器
铝基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