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六旬夫妇跨省寻子仨月未果为省钱只吃馒头咸

2018-10-30 11:27:28

六旬夫妇跨省寻子仨月未果 为省钱只吃馒头咸菜

中午回到家中含着泪吃馒头  3万多元的花费,3个多月的苦苦寻找,用了近30瓶胶水,走遍青岛七区五市,贴了一千多张寻人启事,冷冷冰冰的数字背后,是两位年近六旬山西老人寻儿的辛酸历程,尽管付出了这么多,结果竟然是一无所获。  9月12日是中秋节,很多年轻人都回家和亲人团聚了,而56岁张大妈和59岁刘大爷的儿子仍旧没有回来。老两口和往常一样,早上六点就起床了 ,乘坐5路公交车到长沙路一带贴寻人启事。中午12点左右,老两口回到小屋,吃起了午饭。他们的午饭,其实就是一小碗用盐水泡过的黄瓜和隔夜的馒头,这间能让他们落脚的小屋,月租金只有170元,也是他们托了关系才租来的。  张大妈告诉,从今年5月下旬儿子没了消息开始,她和老伴就这么没日没夜地找他。每天出门带着开水,饿了就买馒头吃。有时候买点榨菜,近为了省钱,就用盐水泡黄瓜,就着馒头吃。  看到,老两口住的这间小屋不到6平方米,屋里没有厕所,也没有床,地上铺了两个被子。“没有地方上厕所就出去上,没有床,就睡在地上。”当提到中秋节时,张大妈突然哽咽起来,“儿子没找到,那还有心情过节啊。对我们来说,每天都一样,早上六点多就出去贴寻人启事了,天黑回家,很少回家吃午饭,晚上躺在床上,就想着第二天该去那儿找。我们还能吃上馒头,要是儿子连馒头都吃不上,可咋办啊?”  张大妈和刘大爷的儿子叫刘磊,今天26岁了 ,家里就他一个孩子。中考时,他因压力太大没考好,后来就换上了抑郁症,上了三年警校后就一直在山西大同老家打工治病。今年4月份,刘磊突然跟父母提出要到太原休养几天,结果他后来到了胶州一个同学那里,还打告诉张大妈,说自己过去是为了跟着朋友赚钱。  然而几天后,刘磊又离开胶州,到了青岛火车站附近,还跟家人说朋友不欢迎他,他要出去闯荡了。  4月28日到5月24日期间,从刘磊发给张大妈的短信来看,他都在火车站附近找工作。  张大妈一次跟儿子联系是5月24日凌晨4点半,刘磊希望母亲再汇点钱给他,说拿到钱后就买票回山西。  当天上午8点多,刘大爷把钱打到刘磊卡上后,他却说不回去了 。再后来,张大妈接到儿子所住宾馆打来的,宾馆经理希望刘磊的父母马上过去,因为刘磊25日一大早 ,留下身份证、银行卡和三个包就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老两口走街串巷,四处寻找。张大妈说:“我们去中山路派出所报了案 ,也到刘磊住过的旅馆了解了情况,可是都没有什么用。”于是老两口开始在火车站、台东等地贴寻人启事,后来曾接到好心人的,还去了城阳、即墨等地。  可是,一直没有儿子的消息。  刘大爷说,有一次,他们从胜利桥走到了山西路5号,早上9点就出门了,下午5点才回到小屋,他们边走边贴寻人启事,中途休息了一会儿。到现在,他们已经贴了不下1000张寻人启事,胶水都用了近30瓶。可是,“现在不让乱贴寻人启事,我们在一些地方贴了 ,很快就被撕掉了……”张大妈边说边从兜里掏出1.5元一瓶的胶水给看。  几个月以来,张大妈接到过很多,说在某个地方看到一名男子长得很像刘磊,每次老两口都满怀希望赶过去辨认,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这些拨打的人,有很多是真心想帮助他们的好心人 ,但是,也有动机不纯的骗子。  “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每天出去找时心情还好一点,晚上回来的时候就感觉特别无助,不知道第二天又该去那里,孩子是不是正在那里受苦。”张大妈说,“其实我心里都明白,都这么久了 ,不好找了 。也有人说,孩子可能已经不在青岛了 ,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时心里就难受。我们想,他要是还在青岛,死了也得找到尸首。就怕他被坏人带到了外地,他还有病的……”说到这时,老人已泣不成声。  采访中,老人一直喃喃说着,“三个多月了,不好找了。”但是每次擦干眼泪,她又会说,“现在就着腌黄瓜吃馒头都不觉得日子苦,只要能找到他。我每天都给自己打气,相信只要坚持下去一定能找着孩子。”  如果有人知道刘磊的下落,请拨打本报与我们联系。(半岛-城市信报见习 关玉 寇峰)

防水剂
不锈钢花格厂家
服务器内存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