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旅游

破天化穹 第二十章 再现

发布时间:2020-01-17 01:46:06

破天化穹 第二十章 再现

“呼,呼,呼……”

深长的呼吸,在小小的屋内传响,如那天晚上一般,杨承沉沉的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脖子上的项链忽然一动,视杨承身体如透明般,穿透他的身体,如那晚一般,虚浮在他身上之上。

空间一震,点点月光,凝聚着了一道道银色光线,照射在破旧项链上,被破旧项链所吸收。

小屋之外,照射在房屋上的光线,如被吸收一般,使房屋看起来黑漆漆的,空洞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这栋小房屋好似一震,月华重新照耀在房屋上,其中没有任何人发觉。

小屋内,破旧项链如失去重力般,掉落在杨承身上,光华一闪,恢复了正常。

……

“寻双丫头,你干什么,不要过来,不然我可要叫非礼了!”

杨承身处于一般空旷的平原上,惊惧的看着怪笑连连的李寻双,哇哇大叫道。

李寻双怪笑连连,娇巧的红唇一张一合道:“你叫,任你叫,任你叫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话一说完,李寻双在杨承惊惧的目光中,向着他扑了上来。

“别,再过来我……”

杨承话没说完,只感觉脚下一空,身体掉入了一个黑漆漆的空间。

“呼,好像是一场梦!”

拍了拍胸膛,杨承深深吸了口气,想到之前李寻双的样子,心头一阵恶寒。

白天纠缠着自己,连梦里也来纠缠。

杨承看向四周,忽然浑身一震,眼睛如两个大灯泡般,其中闪耀着兴奋的光芒,快速甩头看向四方,大乐道:“出现了,出现了!红色光团在哪呢!”

一反初见这里之时的常态,浑身好像有无穷的热情散发。

不知扫射这里多久,杨承视线之内总算出现一个红色光团,兴奋的一声狂吼,杨承迈着步子,冲了上去。

……

天际,由一片漆黑开始转白,星影缭绕,一反常态,比以往天色亮了几分不止,一年一次的耀星,降临在了这片大地之上。

“完了,又尿床了!”

尚武村的一间小屋内,杨承像是火烧上了屁股,自床上一蹦三尺高,苦笑的看着床上那滩略带颜色的湿迹。

紧接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来不及考虑其它,便盘膝而坐,双手合并结成一个奇印,调整呼吸,修炼了起来。

肉眼所不可见的天地灵气,一点点缭绕在天地间,紧接着,似乎听到了号召,纷涌而至,进入了他的身体,顺着经脉,渐渐融入了杨承本就不多的真气当中。

一米、一米三、两米、三米、四米、五米……

眨眼间,可控制而来的灵气范围,便达到了以往杨承所能控制的极限,但杨承发现自己依旧存有余力,似乎还可以向外延伸。

微微皱眉,杨承似是定下了心,控感继续向外延伸。

五米一、五米二……五米八、五米九……六米!

极力的控制,在杨承惊喜的心情中,他可控制吸收的灵气范围,又增加了两分,达到了六米的程度。

六米,比之以前的五米程度,又增加了五分之一的效率。

这代表着杨承的修炼速度又增加了几分。

“这是怎么回事?”睁开双眼,杨承充满惊喜的眼中带着丝丝疑惑。

摸了摸脖子处,杨承忽然双手一僵,自床上跳下,看向床上,他双眼视线顿时集中于了一处,眼中露出异样光芒。

床上,一条破旧项链安静的摆放在那里,锈蚀之下,平平无奇,但在杨承的眼中,整个天地,似乎都被这条项链所充斥,被它的光芒所照耀。

略带颤抖的伸出双手,杨承将这条项链拾起,放在眼前,平静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傻兮兮的笑容。

“咚,咚,咚……”

“杨承,走了!”

敲门声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

杨承回过神来,忽然浑身一僵,看着床上那浸湿的床单,脸上露出了苦笑。

……

“喂,冰窟窿,身为我杨承的哥们,请你不要用这样的目光来看待我,我说过,那不是尿床!”

街道的一头,两位少年并肩走在一起,杨承一脸苦笑,终于忍受不了身旁冷漠少年的目光,回头对江惟天道。

两人对视沉默许久,江惟天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说完,他便大步向前迈去。

看着江惟天的背影,杨承由他肩头的颤抖可知,自己这回可丢大人了!而且还不是一次!

轻轻吐了一口气,杨承搓了搓手,向前走去。

“阿承,给我站住!”

杨承还没走出几步,后方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让他浑身一震,迈开步子便超过了江惟天向前跑去,焦急的模样,仿佛后面有什么洪荒猛兽在追他。

“让我站住,笑……冰窟窿,身为我的哥们,你不应该这样抓着我!”

感觉到牢牢抓住他肩头的手,杨承满脸无奈,停了下来。

自从八天前,他成功逃脱李寻双的一次追捕之后,便再也没有自她手中逃脱,正是因为他队伍中的另一个人叛变。

“阿承,还想从我手中逃脱,做梦!”

后方,李寻双迈着欢快的脚步,眨着大眼睛,束着马尾辫,显出青春活力,穿着一身火红的紧身服,将她那玲珑娇巧的身材完美的显露了出来,或许是因为修炼的缘故,尚武村内女孩发育都较早完成。

“呼,呼,呼……总算让我追着你了,看你这回还往哪追,阿承,给我笑一个!”

来至两人身旁,李寻双小嘴微张,喘了口气,看向杨承的目光中,充满了恶趣之感。

“完了,完了,她这样看着我,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感受着李寻双的目光,杨承心头一阵起寒,回想着这丫头以往的各种恶作剧,苦着的脸拉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道:“寻双丫头,这回你满意了吧!天天没事就来追我,身为哥们的你,这样子是不道德的,况且你还没有出嫁……哎哟!”

揉着手臂,杨承看着满脸诡笑的李寻双,打了个寒颤,顿时转移了话题:“哥们,这回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啊!”

“的确有个事,只是我说了,你用什么来报答我,对你们什么帮助哟!”李寻双停止了对杨承的诡异笑容,让后者暂时安心。

“什么事?”杨承与江惟天对视,眼中具露疑惑,忽然他们眼中精光一闪,猛然转头看向天际。

苏州圣爱医院怎样
北京德胜门医院网上挂号
安顺看癫痫有名的医院
贵州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河北白癜风治疗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