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双版纳信息港 > 法律

纠缠不休Boss强势来袭

发布时间:2019-06-27 14:13:18

第二天一早,楚念恩便起床给莫庭深去买早餐随便的将头发扎在脑后,穿着拖鞋就这么出门了。有*意*思*书*院*首*发她偶然发现,莫庭深竟然不爱喝牛奶,即使一杯牛奶放在面前,他一般也只会喝一两口。后来才知道,他有乳糖不耐,牛奶喝多了会拉肚子。所以她去早餐店买了热豆浆回来。初秋的清晨还是有点凉意,但不至于会觉得冷钤。她买了早餐回来,出门前放在电饭煲内小米粥也散发出阵阵的米香味,她立即跑去看了看水量,加了点清水搅拌了一下……莫庭深到底还是晚喝多了宿醉,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脑发胀。他一手搁在额头上定了定神,看了看自己身边,楚念恩并不在。闭了闭眼睛,她稍稍清醒了一下后便坐了起来。不过能听到外面有人走来走去的声音。他看了看时间,六点多,时间还早,好奇那头在忙什么,于是出去看看。走出房间,扑鼻而来的便是一股让人提神清新的粥香味道。他走过去,看着正在小心翼翼搅拌着粥的楚念恩。看着她专注的样子,这种画面,看着就觉得很温暖。莫庭深走过去,从后面将她圈在自己的怀中,“早。”楚念恩微微侧头,很本能的用自己的脸颊轻轻的蹭了蹭他,“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了?”莫庭深闭了闭眼睛轻笑了一声,道:“我饿了。”湿热的气息,喷溅在她耳蜗之中,酥酥麻麻的。她不由的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缩了缩身体,道:“我买了豆浆,在保温壶里,粥还没好,还要闷一下,不过我买了肉包子,如果你要是饿了……”不过莫庭深不安分的手已经掠过衣服探了进去。她全身微微的僵了僵,莫庭深则在她耳边轻声道:“我想吃你,我好饿。”楚念恩脸颊一下红到了耳后根,她垂眸,道:“我,我还在做早餐……”“那些都不重要。”他伸手直接将电饭煲的插头拔了,盖上了盖子,道,“这不妨碍我们做点别的。”说着,他捏起她的下颚,俯身轻吻一下她的唇。但只是试探性的轻吻了一下,像是尝尝味道一般。早上,身体的铭感度往往都比其他时候要来的灵敏。随意的轻轻撩B了一下两人就都有了身体的反应。不过楚念恩还没开放到什么地方都能让他随性所欲的,至少她接受不了在厨房。她稍稍躲了躲道:“别在这里。”莫庭深对于两人彼此的深入都会充分的考虑到她的感受,“你想在哪儿?客厅沙发?卧室?还是浴室?”楚念恩都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把这些说的这么的直接,而在她犹豫之际,莫庭深就已经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一下用力的吻上了她的唇。这一次,他没有像先前那样温柔了。“去……去房间……”不清不楚的声音在唇齿间溢出来……莫庭深喜出望外,他看着她,楚念恩垂眸不敢去看他。他伸手轻抚着她的脸,两人稍稍沉默了数秒钟后,突然,他便将她一把抱了起来,径直的走进了卧室……淋漓畅快的纠缠,刺激着两人身体所有的细胞,这就仿佛彼此被彻底的洗礼了一番。楚念恩靠在他胸前,她像个好奇的孩子一般,正研究着手里一个未拆封的BY套。刚刚有些着急,莫庭深粗鲁扯开一整盒,随便的拿了一个用了,其他的都散在了床上。莫庭深看着她看着上面的字,笑着问道:“看懂了吗?”“嗯。”她点点头,但是似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摇头,随后莫庭深便轻笑出声。楚念恩抬眸看看他,闪烁了一下眸子,一脸的无辜,因为她知道,她又被他套进去了。莫庭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笑道:“既然使用说明看懂了,那就你来试试。”楚念恩脸一下红了,“我不会。”莫庭深挑眉,“刚刚不是看懂的吗?”“我……”楚念恩无言以对。莫庭深看着她无措的样子,抓着她的手,道:“试试看,乖孩子。”楚念恩咬了咬唇,倒也没拒绝,不过她抿了抿唇,看着手里的银白色的铝箔袋,硬着头皮,笨拙的撕开……她根本不敢去看他,即使知道,他眼眸,炙热的如同烈火一般,似乎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要烧融化了一般。楚念恩在他的“指导”下,将套子总算套上了,莫名的心跳都加快了。“做的不错。”莫庭深鼓励着她,伸手,他一把将他拉近了怀中,一个翻身便将楚念恩压在了身下,又是一番激烈的纠缠…………“几点了?”楚念恩是被折腾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莫庭深伸手拿过手机看了看,道:“八点半。”楚念恩闻言,立即坐起身,“糟糕!”楚念恩随即紧张的想要下床。“怎么了?”莫庭深一把将她拉了回来皱眉看着她问道。楚念恩着急的看着他,道:“我上班迟到了。”“不要紧。”“我不能再迟到了,之前就受过一次处分了。”楚念恩皱眉道。莫庭深笑着她,伸手捏了捏鼻子,“傻丫头,今天是周六,你要去加班吗?”楚念恩一愣,“周六?可是我去买早餐,好多学生还去上课的啊?”莫庭深无奈的揉着她的头,“你不知道海城大学校庆的事吗?”说着,他随手在床头柜上拿了一张邀请函,明天开始。“楚念恩一愣,接过邀请函,又看着他,“额……好像,好像听小米说过这件事,高中的班长联系过她,因为联系不到我所以是小米转告我的,不过,我把这件事给忘了。”楚念恩被他这么一提醒,也不由的笑了。莫庭深笑着看着她,“原来你是海城高中毕业的?”楚念恩点点头,“嗯,大学也是海城读的,不过……没毕业就辍学了。难道你也是吗?”莫庭深笑着摇摇头,“不是,我被带回来之后没两年就被送去国外读书了,我小学开始就在英国了。”“那为什么你会有邀请函?”莫庭深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缓缓吐出道:“莫氏集团每年都会拨一笔款给学校,而且我也以个人名义设了一个奖学金。明天我会去大学城演讲,要不要一起去?”楚念恩问道:“我可以吗?”“为什么不可以?”莫庭深看着她道:“你也是海城的学生,不是吗?”“可是我没毕业啊。”楚念恩有点泄气。莫庭深笑了笑,“如果我没记错,你在学校的成绩很好,还连着两年拿过我的奖学金。”他从来没说过他是怎么找到楚念恩的,就是这个奖学金。因为她成绩很。莫庭深原本设立这个奖学金的初衷就是为公司选拔人才的。她的出类拔萃很显然就会引起他的注意。而且当他了解到她的情况,经过严格删选后,他才决定是她了。不过他不想告诉她这些,这些过去,是她的伤。他捏了你她的耳垂,随后便坐起身,道:“这回真的饿了,粥应该可以吃了,来,我们细细吃早餐吧。”说着将她抱起,径直的向于是走去。“我自己洗,放我下来……”“但是我要你帮我洗。”莫庭深只会在tiao情的时候露出几分流氓样子,让人又爱又狠。喝了一碗小米粥,胃也舒服多了。莫庭深吃了一口肉松,道:“你喜欢喝粥配肉松吗,味道还不错。”好像他是次这么吃。“额……”楚念恩咬着勺子看看他,犹豫了一下后道:“是我生病的那会儿,文隽买来给我的。”莫庭深闻言看看她,“他来看过你?”楚念恩点了点头,“嗯,是文骐告诉他的,文骐被我传染了也病了好久,我还有点过意不呢。”“他知道你住在这儿?”莫庭深淡淡问道。楚念恩知道似乎有点不对劲,于是道,“有次我脚扭伤,是他送我回来的。”***************二更!月票!留言!

鹤壁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莆田白癜风医院哪好
玉林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