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版权官司日趋尖锐视频网站奥运年遭遇分水岭

2018-11-30 19:24:25

版权官司日趋尖锐 视频站奥运年遭遇分水岭

在国内新媒体纷纷期待借奥运契机做强做大的时刻,一起涉及奥运版权的诉讼官司又把视频站推到风口浪尖。

近日,某部奥运主题电视连续剧出品方以侵犯络信息传播权等为由,将优酷、酷6、六间房视频、我乐和飞视等五家国内知名视频站告上法庭,共索赔340万元,同时要求被告方赔礼道歉和停止侵权。

原告北京广电伟业影视文化中心的代理人表示,这部剧集借奥运热潮本被寄予厚望,共投资630万元,并且首播对于一部电视剧来说至关重要,而视频站的抢播严重影响了该剧将来正式播出时的收视率,给出品方带来严重的经济损失。据悉,该剧原计划在北京奥运会期间首播,但是在今年春节前后,友已经可以在国内多个知名视频站上“先睹为快”。

赛迪顾问分析师认为,视频站版权问题的解决,目前看来仍十分艰难,而该问题的活跃度已经超越了针对搜索引擎的诉讼。在未来,类似视频机构的版权诉讼必将更为频繁。在视频经营牌照所引发的第二次视频站洗牌进程中,解决版权问题将成为视频站发展的重中之重。

又是版权惹的祸

据法院相关人员介绍,自2008年以来,类似视频版权的案子并不在少数,国内多家视频站轮番成为被告,而原因都无外乎版权问题。这表明,络维权,特别是在视频领域,这个概念已经深入人心。

今年2月,美国电影协会代表6家电影公司对迅雷提出侵权诉讼,索赔经济损失高达700万元。5月7日,北京时代影音国际娱乐有限公司因PPlive向公众提供电影《花花型警》定时播放的服务,将其诉至上海浦东新区法院,索赔33万元。时隔不久,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土豆侵犯电影《疯狂的石头》着作财产权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土豆立即删除侵权电影,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5万元。此外,悠视和雅虎中国等许多有视频业务的站都有类似的纠纷。

土豆“石头案”被称为“国内视频站版权案”,土豆方面辩称,一方面站上所有内容都来自于用户上传,自己仅仅是络存储空间的提供者;另一方面,根据“避风港原则”,土豆未收到过权利人通知书,不应承担赔偿。但法院方面认为,从土豆的后台设置分析,土豆有权利和能力去掌握和控制侵权活动的发生,并且从不同用户先后多次在土豆上发布《疯狂的石头》的事实来看,土豆怠于履行其应尽的审查和删除义务,由此一审判决土豆败诉。

无独有偶,此次版权事件中,被告各家视频站除删除侵权视频外,均反应平静。“视频内容是友自行上传的。”被告六间房视频称,他们只是提供视频播放服务,如果涉嫌侵权应由相关友承担,站不构成侵权。对于原告提出的68万元的索赔数额,六间房视频表示,在接到原告的反映后,他们已经删除了相关的视频内容,尽到了站的义务,而且该视频存在时点击率也并不高,原告的经济损失是多方面造成的,与站并无关系。酷6的版权负责人也向《IT时代周刊》表示,从现有的法律条款来看,视频站败诉可能性很小。

依据我国《信息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络服务提供者为服务对象提供搜索或者链接服务,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根据本条例规定断开与侵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链接的,不承担赔偿。

然而,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董美根讲师指出,即使站没有事先接获版权人的通知,也有义务对部分明显侵权的视频进行及时删除。“《条例》中规定,若站‘明知’或‘应知’相关作品侵权,也应承担共同侵权。虽然站无法做到对每一个视频进行版权审查,但部分视频一眼就能看出未经授权,应及时删除予以防范。”

奥运年里经历“倒春寒”

“随着视频站的快速发展,其传播价值和影响力逐渐体现。但为用户带来便捷视频享受的同时,视频站的良莠不齐也使得一些淫秽色情、暴力低俗和侵权盗版等不法视听节目在上广泛传播。在北京奥运会即将来临之际,国家对视频站的无序竞争、不法传播现状举起了监管牌。”易观国际分析师高晓虎如是说。

2007年12月29日,国家广电总局和信息产业部联合发布了《互联视听节目服务规定》(广电总局、原信产部56号令),根据这一规定,广播电影电视主管部门颁发的“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成为从事互联视听节目服务的准入牌照。

众多分析人士认为,由于该规定的出台,视频站必须重新申请牌照,因此未来牌照的增发将意味着视频行业的洗牌。

就前两轮拿到牌照的站来看,都以具有清晰版权的视频点播类模式运行,而除酷6外,土豆、优酷、我乐等几家以上传分享为主的视频站均未列其中。

东方宽频CEO郭炜华指出,牌照的数量并不是问题,的结果也可能是大多数申请的站都能获得牌照,但这并不意味着公司可以高枕无忧。版权和内容问题不解决,即便拿到牌照,也随时会触雷,他认为“拿到牌照意味着面临更严厉的监管”。

今年3月20日,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又发出《互联视听节目服务抽查情况公告(第1号)》,猫扑视频等25家站被责令停止视听节目服务,土豆等32家站被给予警告处罚。

据了解,在今年打击络侵权盗版专项行动中,视频站将是主要目标。这也是自视频站管理新规定出台以来政府部门对视频站内容版权监管的又一重拳,而有关部门也将在6月份推出互联络版权监管平台。

中国互联协会DCCI互联数据中心在今年1月发布的《Netguide2008中国互联调查报告》中称,无论从政策监管,还是行业自身优胜劣汰的发展趋势来看,2008年都将是一个分水岭:市场集中度有望进一步提高。

爆米花董事长吴根良认为,国家对视频站实施监管的初衷很好,今年的视频站生存环境将经历“倒春寒”,中小规模视频站或形成倒闭潮,可能就剩下集团的几家站。

自2006年以来,风险投资一直扮演着络视频行业的主要推手,“流量”和“用户”一度成为络视频行业论成败的关键指标。据统计,我国络视频先后获得超过数亿美元的风险资金,市场上大大小小的各类视频站加起来接近500家。2007年岁末,这股来自政府部门的政策力量,让“内容”和“版权”回归络视频行业的舞台核心。

敢问路在何方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版权也是阻碍视频站盈利的一大障碍。专业分析人士杨伟庆表示,视频分享站短期盈利还存在很大门槛,版权问题是主要原因之一。他向本刊指出,大的品牌广告主们比较忌讳将自己的广告投放到存在版权问题的站上。目前中国的视频站上,很多内容是由友上传的,但是这些友本身并不拥有这些内容的版权。恰恰是这些版权不明的内容,大大影响了广告主对视频站的兴趣。

我国视频站传播价值虽然得到充分挖掘,但其商业价值还未体现。根据易观国际的统计,2007年,虽然我国视频分享类站用户占民总数的81%,但是收入规模却不到5000万元。

而视频分享类站正是版权问题的高发地带。互联专家刘海涛直接指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广告一直掌控着互联的命脉,而内容又是互联的生命。”相比于其他内容,盗版内容带来的流量不值钱。

事实上,受奥运广告投放利好的促进,2008年本是视频站进一步明晰商业模式,大幅提升营收的关键年。早些时候,优酷总裁兼CEO古永锵曾公开表示,2008是视频站的奥运年,也是中国视频的营销元年,对数据的透明度要求越来越高,跟媒体就版权问题进行合作是视频站在2008年的发展趋势之一。

目前土豆上运行的广告投放系统,采取根据第三方统计数据,与版权方进行广告利润分成的模式,而非版权方上传的视频内容,其利润分成也归版权方所有。据了解,迈视与悠视等站也主要采用这种办法,更有消息称迈视目前的影视联盟成员中,大腕级的版权方不下二十个。六间房视频也已经和凤凰盟合作,双方共同分享由此带来的广告收入。六间房视频CEO刘岩在谈到结盟的原因时曾表示,此举不但使六间房视频拥有了数千小时的海量视频资源,而且可以规避版权问题所引发的困扰。

近日,作为北京2008奥运会官方平台媒体转播机构,央视国际向视频站抛出橄榄枝。央视国际总经理汪文斌在“新媒体高峰论坛”上表示,央视国际将与传播视频节目的机构合作,建立奥运传播新联盟。

在相当一部分业界人士看来,2008年是国内众多视频站生死攸关的一年,版权终于超越一切因素成为视频站发展的重中之重。而遭遇版权诉讼的视频站,有可能会延迟获得互联视频内容服务的牌照,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如何应对这场寒流的洗礼,是所有视频站无法回避的现实。

遮阳网价格
装饰船
云南方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